多倫多夜遊交友資訊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117|回復: 0

《缥缈仙云》(全本)作者:潇湘水月 TXT+CHM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13 03:01: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缥缈仙云》(全本)作者:潇湘水月 TXT+CHM
【内容简介】

        琴仙云身怀高超琴艺,为了追回「道神丹」炼制秘方,藉著进入天韵艺术学院就读的机会私下进行秘密调查。入学考试时无意中得罪了学院教授,而被蓄意带往潇湘拳馆,想让精通咏春拳的高手教训琴仙云一顿。某日前往天韵大学的途中,琴仙云意外救出被烛龙寺淫僧绑架的凌羽裳,惊讶地得知菊影市高级官员涉及此事。这起绑架事件究竟和市区北郊的命案有何关连呢?

【精彩节选】:

第一章 奇怪的简历

  天韵大学校长办公室内。
  校长徐修林把手中的那封推荐信和个人简历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又一遍,这是一封推荐某个年轻人来就就读天韵大学艺术学院的推荐信。如果是一般人的推荐信,他直接回绝就行了,但这是菊影市艺术协会会长慕师竹亲自写的,而且还是今天亲自送过来的。
  慕师竹是一个在菊影市,甚至在全国都十分有名的老艺术家。他不仅精通音乐,而且对书法、绘画都有极深入的研究,甚至在篆刻、雕塑等方面资历也很高深。当今全国艺术界许多著名人物都曾是慕师竹的弟子,而且他现在还是天韵大学的名誉教授,不时的还会去艺术学院为学生们讲授一些艺术界最新的研究成果,深得学生们的喜爱。
  同时,慕师竹还是徐修林几十年的老朋友。他对慕师竹的性格十分了解,知道他为人虽然很风趣慈祥但也十分严谨,从不对年轻人随意评价,但他如今对这封推荐信中的年轻人却极力推崇,赞誉极高,说那人是他所见过最有音乐才华的年轻人。不但精通古琴,而且古筝、箫笛等乐器的演奏水平也十分精湛,若再经过天韵艺术学院继续栽培,成就绝对是不可限量的!
  原本能得到慕师竹这样推荐之人,徐修林无论如何也会答应,但那个人简历上所写的东西却让徐修林不得不考虑再三。
  那张简历很奇怪也很简单,字和标点全加起来才只有三十个字。上面是十分工整的钢笔楷体字:
    姓名:琴仙云
    性别:男
   年龄:20
   籍贯:
   无毕业院校:
   无个人经历:无
这恐怕是徐修林到天韵就任以来,几十年之间见过的最简单的一份简历了。琴——这个姓氏虽在百家姓中可以找到,但在现今的社会上却几乎已没有姓琴的人了。慕师竹在介绍信中说这个年轻人没有父母,自幼就在全国各处流浪,在流浪中学得了一身高超的琴艺和其它乐器的演奏方法。
  徐修林很难相信没有上过任何学校的人会有如何过人的才华,而且对于一个连籍贯和个人经历都一片空白的人,做为一个大学的主管他一时之间哪能轻易就下决定。于是徐修林又将慕师竹的介绍信再看了一遍,然后便眯着眼睛皱著眉头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沈思著。
  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上面的电话,拨出一串数字之后,说了一句:“小容呀,你通知学校的重要主管和艺术学院的主要负责人今天下午两点半到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就说我有重要事情要和大家一起商量一下!”
  电话一放下,徐修林似乎感到轻松了许多,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端起桌上的一杯热茶坐在沙发上独自品茗起来,脸上很快便露出了一丝惬意的微笑……
  ***下午两点半,天韵大学办公楼主管会议室中那张椭圆形的会议桌坐满了刚刚到来的学校重要主管和艺术学院的主要人物。
  可是,要来的人都到齐了,但提出要召开这次紧急会议的校长徐修林却迟迟没有露面。大家都不禁交头接耳,小声地议论起来,纷纷猜测校长会说出什么重要的大事。
  十多分钟之后,西装革履、腋下还夹著公事包的徐修林才满头大汗地从会议室外走了进来。原来,他刚刚去了一趟慕师竹家,和慕师竹聊得太起劲,竟一时忘了时间,最后赶了二十多分钟的快车才回到了学校,匆匆忙忙地向会议室跑来。
  徐修林来到为自己预留的空位前,说道了声:“真不好意思,有事耽搁了一下,让大家久等了!”
  说著,便从包包里掏出慕师竹写的那份推荐信和琴仙云的个人简历,说道:“大家先传下去看看,等会儿我们再来讨论!”
  他把手中的两张纸递给左侧一个年过半百,但看起来却精神奕奕的老头,然后才坐下来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茶。
  徐修林看着大家见到那推荐信和简历所露出的惊讶表情,脸上只是微微笑著。他早知道大家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一定会有这种表情的,因为这种表情也曾经在他的脸上出现过。
  那两张纸很快就传了一圈,最后又回到徐修林的手中。
  徐修林笑呵呵地环视了大家一眼说道:“大家有什么意见,就尽管提出来吧?不管是同意还是反对,都没有什么关系。”
  这时徐修林身旁第一个看这封推荐信和简历的老头,质疑地说道:“这封推荐信是慕老写的,他在信中给这个叫琴仙云的年轻人很高的评价,说琴仙云是他见过最有才华,也是最有音乐天赋的年轻人,还说琴仙云在琴艺上所达的境界连他都佩服的。”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我们毕竟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而且从简历看来,除了知道这年轻人的姓名、年龄和性别之外,对这年轻人其它方面都一无所知,甚至连他曾在什么学校就读过都不知道,我们就这样让他进艺术学院是不是太过大胆了?”
  大家听了他的话,有些人赞同地点了点头。
  徐修林也点了一下头,微笑著说道:“老顾已经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大家还有没有什么不同意见?”
  老顾名顾月鸣,是天韵大学的教务处主任,也是学校的哲学教授,是哲学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对中国古代哲学的造诣十分精湛,而且他不仅在教学上严肃认真,处理教务更是一丝不苟,深得学校学生和老师的一致好评,连校长徐修林对他也十分敬佩。
  大家低声讨论了一番后,一个四十岁左右、面貌方正的中年人说道:“顾教授说的有理,我们天韵大学对艺术学院的生员录取一向特别严格,对于这样一个没有来历的年轻人,我们实在应该要谨慎一点哪!而且现在录取工作已经结束,开始上课也有一个月了,如果再临时录取,对教务工作也会造成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接下来,又有几位学校主管发表了对这件事的看法,但却都是一些附和顾月鸣教授的意见。
  徐修林点了点头,眼睛忽然看向坐在自己右侧第四位,年约六旬、相貌清逸,看起来异常潇洒的老人,含笑著说道:“老蒲呀,你身为我们艺术学院的院长,对慕老的这封推荐信有什么看法呢?”
  被徐修林称为“老蒲”的人名叫蒲彦钧,他本名叫蒲岩清,因崇慕中国几百年前有名的民间艺术大师华彦钧才改名为蒲彦钧的。他是菊影市艺术协会的副会长,在菊影市音乐界具有很高的声誉。
  这时,他见徐修林问起,才微微笑著说道:“我相信慕老的判断,以慕老的身份和地位,以及他对艺术的执著与真诚,能够如此称赞那个叫琴仙云的年轻人,那年轻人必定有让人刮目相看的能力。所以,依我之见,我们不妨先见过那个年轻人之后再做决定,而且这样也可以顾及慕老的面子。”
  蒲彦钧继续说道:“大家知道,慕老这几十年来从没有对一个才二十岁的年轻人这么赞誉有加,如今他破例向我们艺术学院推荐这个年轻人,若不见上一面就照规矩否决掉,实在是很难对慕老交代呀!而且,我们这样做,也不至于埋没真正的人才,既然现在可能有千里马出现,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尝试当一次伯乐呢?”
  蒲彦钧这一番话说完之后,大家都禁不住鼓起掌来。
  徐修林高兴的说道:“老蒲说得好呀!大家还有意见吗?”
  突然有人发出声音说道:“我认为可以对那个叫琴仙云的年轻人进行特殊的考核,如果他真的如慕老所说的那样,我们大学可以破格录取他,如果他名不符实,我们没有录取他,慕老那边也不会有什么意见。而且这样经过考核再决定录不录取他,也不会引起那些经过正规考试进入艺术学院的学生的不满,不知各位主管认为怎么样?”
  这声音清脆悦耳,说话的是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这女子穿著一件白色的衬衣,戴著一副金丝眼镜,相貌清秀,柔雅淡丽,脸上不带尘俗之气,还不时露出几缕如初春清风般的笑容,将大家的烦闷、躁热驱散的干干净净。
  这女子名叫梅怡君,今年才二十一岁,是天韵大学最年轻的一个教授。一年前,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留在艺术学院教授古筝,不到一年的时间便获得了教授资格。由于她在艺术学院的突出表现,所以这次成了唯一一个不是主管却参加了这次主管会议的教授。
  梅怡君说的这一段话几乎得到了在座所有学校主管的同意。
  徐修林赞赏地看着梅怡君一眼,呵呵笑著说道:“相信大家对小梅的意见都十分赞同吧!好,那就这么决定了,就由我、顾月鸣教授、蒲彦钧教授、喻达教授和梅怡君教授共同组成一个考核小组,负责对琴仙云做测试,大家还有没有别的意见?”
  徐修林说的喻达——是天韵大学最有名的文学教授。
  徐修林看了大家一眼,见没有任何反对意见,于是笑著说道:“那就这样决定吧,考核就定在明天,具体时间等我和慕老讨论之后再做决定,过一会儿再通知考核组的成员明天考核的地点和时间!好,今天会议就开到这吧!散会。”
  会后,徐修林又拨电话给慕师竹,告诉他今天会议的情况,然后说道:“老慕呀!你通知一下那个年轻人准备一下,明天到学校来进行一次考核吧!时间就定在明天上午八点半,地点在学校的天心堂,你看怎么样?”
  等到得慕师竹的肯定回答后,徐修林又一个一个通知了考核组的成员。

第二章 美女教授

  第二天上午八点钟左右,徐修林、顾月鸣、蒲彦钧和喻达四人早早地就陆续进入了天心堂。
  天心堂是天韵大学艺术学院的乐器房,大堂两边摆满了各种中西方乐器,而且连在演奏中很少用到的编钟,这里也摆了两套。
  天心堂本来是叫荟萃堂,后来徐修林嫌这名字太土,绞尽脑汁想了一夜才逼出了“天心”二字,以象征艺术的最高境界,是以人心照天心,以天心观人心,天心和人心能够合一才能达到艺术的极境。
  当时徐修林说出更换这个名字时,许多人都对他的点子称赞不已,而徐修林也曾为此在慕师竹面前得意了好一阵子。慕师竹在很多方面都比他强,所以那一次他可算是扳回一成了。
  为了预备今天上午的这场考核,徐修林在昨晚就通知人把天心堂好好地整理了一番,腾出中间一小块地方作为考核场地,在那里摆放了几张桌子和椅子。
  由于时间还早,徐修林和大家坐了下来,一起商讨等会即将进行的那场特殊考核。今天他们除了要考察琴仙云在音乐方面的造诣外,还要测验琴仙云在文学等方面的知识,想要看看这个叫琴仙云的年轻人是否真如慕师竹所说的那样出类拔萃。
  看过了慕师竹的推荐信和那年轻人自己写的个人简历,大家都对这位即将出现的年轻人充满了好奇心,他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过了一段时间,徐修林看了看表,对身边的蒲彦钧笑著说道:“现在都八点二十五了,小梅怎么还没来呀,要是比那年轻人还要晚到可就不好意思了!”
  蒲彦钧手往大堂门口一指,笑呵呵的说道:“你看,小梅,这不是来了吗?”
  徐修林转头一看,果真见到梅怡君正倩影袅袅地向天心堂走来。
  金色朝阳斜斜地照射在天心堂门口,倾洒在门口的梅怡君身上,向四周散射出耀眼的万道金辉。沐浴在灿烂的光辉中的梅怡君,彷佛已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耀眼夺目的太阳。
  看着越走越近的梅怡君,徐修林等人虽然基本上都是老头子了,但这时还是禁不住地眼睛一亮。
  梅怡君今天穿上了一件白色的裙子,乳白色的高跟鞋,肩上挂著精致的小皮包,向徐修林等几人款款走来。
  在微风的吹拂下,她的裙角不时地飘动,在徐修林等人眼中,就像一朵正缓缓向他们飘飞而来的洁白云彩,焕发出晶莹的光芒。而依旧架著一副金边眼镜的秀丽脸庞,露出一抹自然清纯的微笑,柔顺地飘散著齐肩乌黑短发,再配合著展露在白裙之外的玉腿。
  两条臂膀白皙滑腻如玉葱、胸前那片稍稍挺起的凝脂肌肤和修长而玲珑剔透的玉腿,使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飘下凡尘的天宫仙女,在清秀中略带妩媚,在刚健中稍显娇柔,如此一个大美人,也难怪即使像徐修林这样的老头也会著迷的。
  不过,徐修林等人毕竟是个非凡人物,很快便回过神来,这时他们露出的眼神已不再是迷茫与痴傻,而是欣赏与赞叹。
  徐修林看着走到跟前的梅怡君,站起来笑著说道:“小梅啊,真是难得呀!从来没有看你打扮的这么漂亮过,今天我们几个老头子可是大饱眼福喽!怎么样,今天是不是准备给那年轻人一个下马威呀?”
  梅怡君嫣然一笑的说道:“校长说笑了!现在正是你们沙场老将出马的时候,我这小卒只好躲在后面偷懒了。”
  她这一番话说得徐修林那群老头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梅怡君在蒲彦钧旁边的那个空位上坐了下来,笑著说道:“那个琴仙云还没来吗?”
  徐修林说道:“我正急著呢?还有两分钟就到时间了,这年轻人不会不守迟到吧?”
  喻达呵呵笑著说道:“老徐呀!你也别急了,不是还差几分钟嘛,我们就再等等看!”
  喻达一直是几个人当中最悠闲的人,翘著二郎腿,靠在椅背上摇来摇去,脑袋还不停地摆动著,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吟诵著什么诗词,果真不愧是最有名的文学教授,典型的儒生形象。
  顾月鸣也笑著说道:“还是喻老明理啊!我倒是想看一下那个年轻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徐修林、蒲彦钧和喻达几人都微笑著点了点头。
  梅怡君对那个叫琴仙云的人也十分好奇,而且在好奇之中还带有一丝丝的不服气。她四岁开始学习钢琴,十二岁的时候检定通过了钢琴十级,十三岁后开始转学古筝,经过自己不懈的勤奋苦练,才十六岁就连连跳级进入了天韵大学艺术学院,四年后以优异的成绩从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而且很快又被破格提拔成了教授。
  现在的她虽然还很年轻,但水平却早已达到大师级的水平,但现在从不轻易赞美人的宗师级人物——慕师竹,竟然会对一个比自己年龄小一岁的人赞赏到这种地步,这让年龄相近而且好胜心强的她如何能心服口服,所以她才会在昨天下午的紧急会议上提出对琴仙云进行特殊考核的建议,而且还准备在今天和他较量一番,因此她也换上了一件漂亮的衣服。
  梅怡君对自己的美丽与魅力向来很有自信,她也很想叫那个琴仙云照镜子看看他自己的狼狈模样……
  梅怡君正得意的想着时,突然耳边传来徐修林几人的骚动声响。于是转头一看,便看见徐修林四人都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天心堂门口。梅怡君也不由得往那边看去,顿时她的脸上也出现了和徐修林四人相同的表情。
  只见门口正有个身高约一米八公分左右的年轻人正往堂内大步走来。
  那年轻人身穿一套蓝白相间的运动服,一双在菊影市地摊上随处可见的球鞋,身上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品,也不像一般学生一样背个背包。
  他虽然衣著十分朴素,但在座的几人中却没有人觉得他的打扮寒酸,就是梅怡君也不例外!
  再走得近一点,大家才发现这年轻人面容俊美,古铜色的皮肤上散发出一阵莹莹的光辉,斜飞入鬓的眉毛、深邃幽黑的眼眸、笔直挺拔的鼻子,这一切都构成了一幅完美的画面。而他身材修长却不魁梧,健壮又不庞大的身躯,更使他每踏出的一个步伐,在稳健中似乎还流露出一股优美的旋律,看他迈步的姿势和走动的韵律反而成为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
  而最令人惊异的还是他那双眼睛,白云中镶嵌著一点黑色的水银,似寒星,似宝珠,里面闪射点点晶光,散发出一股摄人心神的魔力和诱人的魅力,好像要让人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
  这年轻人很快便来到了五人面前。他很有礼貌的鞠了躬之后,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并说道:“各位前辈,上午好!晚辈琴仙云,让各位前辈久等了!”
  他不称徐修林等人为“教授”或者“老师”却叫他们为“前辈”虽然有点怪异,但却更让人感到贴切。
  徐修林等人被他的这句开场白惊醒了过来,不禁都暗暗点头称许,果然不愧是慕师竹推荐的人,从第一眼看上去,除了相貌不平凡之外,他浑身透露出的那股精神和气势就已经不同凡响,令人刮目相看了。
  “年轻人,不用客气,坐吧!”
  徐修林笑眯眯地看着琴仙云说道,凭著对琴仙云第一面的好感,他已经开始期待琴仙云接下来还会有什么让他更惊奇的表现了。
  琴仙云微微一点头,果然不再客气,走向离五人身前约一尺之处摆好的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蒲彦钧在琴仙云坐下的那一刻,偷偷看了一下手表,发现正好是八点半,一秒不多,一秒不少!蒲彦钧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异色,是这个年轻人真的拿捏得这么准,还是完全是巧合呢?
  琴仙云坐好以后,也看着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徐修林五人,当他看到蒲彦钧时,眼神不禁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飘了过去,等看到梅怡君后,眼神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股欣喜之色。
  梅怡君见琴仙云从进来之后,眼不斜视,从没看过自己一眼,心理很不是滋味,不由得心中产生了疑惑,是自己今天不够漂亮呢?还是眼前这人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可是当她见琴仙云坐下后看自己的那股惊艳的眼神,心中顿时又生出了一股厌恶感,于是看着琴仙云的眼神中也带了点轻视的味道。
  她心想,还不是个见到漂亮的女人就活像只苍蝇一样的男人!还亏慕老将他吹捧的天花乱坠,这下她终于可以把自己积累了一整天的不服之气出得干干净净了!
  可是当梅怡君再看琴仙云一眼后,却发觉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他的眼神虽然惊喜却不带任何邪意,火热却没有丝毫的欲望。梅怡君仔细观察一下他看的方向,虽然是向自己这边看来,但他的眼神却绕过了自己的身子,停留在自己身后那排乐器中的一张古琴上面。
  梅怡君知道那张古琴叫“绮云琴”是琴中的极品,用绮云木做成的。绮云木在中国很稀少,只在西南的绮云市才可以见到,而且这种树木生长十分缓慢,一年才长出几厘米,另外会用这种木头制做古琴的琴师在全国也只有一人。这琴师性情特别古怪,每隔五年才制造出一张古琴,他这一生总共只做了六张“绮云琴”而每一张都以极昂贵的价钱卖出。天韵大学这一张“绮云琴”还是蒲彦钧靠关系花了大钱才在两年前辗转买回来的。
  梅怡君见琴仙云对自己的美貌不屑一顾,对那张“绮云琴”却亲睐有加,不由得心中暗自恼火,没想到天下还有宁愿看木头也不愿欣赏美女的呆子,要不是有徐修林等人坐在旁边,说不定她早就气地扑上去大骂他有眼无珠,把琴仙云狠狠的教训一顿了。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当你直接大胆盯著她看的时候,她对你是恨之入骨,会暗中骂你是个色鬼;但如果你对她视若无睹的时候,她又会认为你是在藐视她的美丽与魅力,这种情形在拥有绝佳资色或自认为外貌绝美的美人身上最容易看到。
  徐修林等人注意到琴仙云正在看那张“绮云琴”也见到梅怡君不自然的表情,于是徐修林乾咳了一声。
  琴仙云听到这声音,眼睛终于离开了那张名贵的古琴,转过头来看着徐修林等人。
  徐修林笑著说道:“小伙子,你对那张古琴有没有什么看法?”
  琴仙云说道:“那张“绮云琴”的确是张好琴。用绮云木制造出来的古琴,音色清亮又不失柔和,细腻又不失宽广,缠绵又不失雅洁,堪称历代古琴之最,只是……”
  琴仙云又看了那张古琴一眼,脸上露出了一股怜惜之意。


【解压密码】:1234
【下载地址】:http://link.b1h5.com/file-2250872.html
【下载地址】:http://www.caihop.com/file-96915.html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Sex8.zone  

GMT-5, 2019-1-22 05:5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