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夜遊交友資訊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203|回復: 0

《牯岭镇上那些个风流事》 (全本)作者:艾尔克 TXT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13 02:52: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牯岭镇上那些个风流事》 (全本)作者:艾尔克 TXT
【内容简介】
拨开弥漫着“夏都”庐山的重重云雾,看小民们的喜怒哀怨。
从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走出的美丽姑娘瑞香,在牯岭镇上一年多的谋生、创业中,饱尝了世态炎凉、人间冷暖。。。。。。
青年挑夫陶石贵无意间走进一幢童话般的别墅,却经历了一场迷乱的肉体盛宴。
承包宾馆的老板史云甫与情人修鹛藕断丝连的情感纠葛,最终使他付出了羞于人言的惨痛代价。
下岗人员林晓笕与朋友开办的旅行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搏杀得体无完肤。
旅游业内幕,让你大开眼界。。。。。。



第一章老乡见老乡
[望着斜卧着的史歆茗缀有几粒雀斑的团脸,在灯光下现出的几分慵懒和娇媚,想想自己暗自心仪的瑞香竟在她家做保姆,陶显文怎么都提不起劲来。唉,如果瑞香考上了大学,那真是一顶一的“校花”啊
史歆茗没等来熟悉的热吻,睁开眼发现坐在身边的陶显文两眼空洞地望着墙上的饰物,有些吃惊地问;“大诗人,你又在构思什么大作啊?”]
位于海拔1140米的庐山牯岭镇农贸市场,与别地方的农贸市场不太一样,不到上午八点,是没有多少人来采买的,冷清的很。神态各异的菜贩们边闲聊边整理着自己的摊位,随着有人在上面的街口一声高喊,大家一阵慌乱地跑了出去,将头一天预订的鸡鸭鱼肉和时令蔬菜抬的抬挑的挑,转到各自的摊位上来。山上高寒地少,除有人种点小白菜外,其它的都要从山下运上来,因而开市就要晚些。
身材高挑漂亮动人的瑞香算好这个时候来到了农贸市场。在市场里转了一圈,差不多该买的都买了,几只背心袋沉甸甸地吊在手上。那手却不精巧,有些粗糙泛白,显然是见多了水的缘故。临出市场,她买了一小撮香葱放进了袋里。
七月的阳光是灼热的。虽说是避暑胜地,除了树荫下房屋里,外面同是一个字:热。
台阶边老字号卤菜店里飘出的香辣味,确是好闻。瑞香心情愉快地往上走时,猛听到有人在喊她。回头一看,是自己的老乡陶石贵挑着二个液化气罐从后面赶上来。她笑着答道:“石贵哥,是你呀。”
敦实的陶石贵放下挑担,抹了抹头上的汗水,问她:“瑞香,还好啵?”
“还好,”瑞香换了下手上的背心袋,问,“石贵哥,你这是去气站吧?”
陶石贵刚要回答,腰间的传呼机响了,他低头一看,忙说:“哎呀,我要赶紧去,等会还要去米店卸米咧。瑞香,我先走一步,有事打我的传呼。”
“石贵哥,你慢点。”望着大步跨着台阶的陶石贵背影,瑞香关切地说了声。
登完台阶,瑞香踩着树荫朝河南路方向走去。说起她上山来做保姆,还是陶石贵给介绍的。两年前,高考落榜的她一路哭泣地从县中回到了家里。平时成绩不错的她高考时硬是差了十八分,要命的十八分啦。关在房里的她捶着自己的脑袋,眼泪如村前的桃花溪水,流个不停哭归哭,第二天推开门看到背微驼的父亲和忙进忙出的母亲,再看看将要读高中的弟弟,她的心头一阵发慌——她知道,家里是承担不了她复读的开销的。父亲忐忑不安地告诉她,在庐山做事的陶石贵受人之托,要找一个做保姆的。傍晚,在溪边洗衣时碰到挑水的石贵哥,问明情况后,第二天,她就跟着上了山
牯岭镇的房屋大都是依山而筑,台阶特别的多。瑞香回到史老板家,把买回的菜放在厨房的案板上,洗了手刚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就听到走廊尽头的卧室里传来稠腻的喊声。她赶紧跑过去推门一看,见老板娘王淑云指着床头柜上的茶杯,要喝水。
瑞香连忙给杯里加了热水,端给她。喝了口水的王淑云虚胖苍白的脸上浮出了一点血色,她把杯子递给瑞香,问:“瑞香啦,菜买回来了?”
“买回来了。”瑞香看了看老板娘裹着石膏的右腿,说,“阿姨,我扶你去外面走走吧。”说着把她从床上扶下来,搀着她慢慢地走到了客厅,在藤椅上坐了下来。
瑞香打开电视后,把遥控器递给老板娘,说:“阿姨,你看电视,我洗菜去了。”
“嗯,要多准备些菜,我家歆茗说是今天要回来。”王淑云说。
瑞香洗菜时不经意地从窗口朝外望去,只见远处的如琴湖绿森森的,水平如镜。湖心岛上一派葱笼,连接湖畔的九曲桥上游人如织。转眼间,天空暗了下来。一阵山风刮过,跟着是噼噼啪啪的雨点,岛上桥上岸上,游人惊鸟般地东躲西藏,乱作一团
瑞香笑了,还未合上嘴记起屋外晒着的衣物,忙跑出去一一收了回来。
“淋湿了吧?”王淑云冷冷地问。
“还好。”瑞香暗暗吐了吐舌头,将衣物挂在走廊上的铁丝上。
回到厨房的瑞香刚把筒子骨放进高压锅里点燃液化气,客厅里传来了一阵欢快的笑声:“妈,我回来啦。”听声音,就知道是老板娘的女儿史歆茗回来了。
她洗了洗手走出厨房,准备跟老板娘的女儿打招呼时,看见身体微胖的史歆茗将一位男青年拉到母亲面前,有些羞涩地介绍道:“妈,这是我的同学陶显文。放假了,我请他上来玩一玩。”
清瘦的陶显文彬彬有礼地对王淑云说了声:“您好,伯母,打搅了。”
王淑云笑着说:“不要可气,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啊。”说着对来到客厅的瑞香发了话,“瑞香啊,多炒几个菜,家里来客人了。”
瑞香一看见陶显文,顿时就愣住了。
戴着眼镜的陶显文听到史母喊着瑞香的名字,惊愕地扭头看去,还真是她。
史歆茗惊讶地看了看他俩,问:“你俩认识呀?”
瑞香红着脸点头:“我们是一个村的。”
陶显文有些不自在地问:“瑞香,你在这做事?”
屋外,梧桐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
午后的阳光亮晃晃的,瑞香伸手把窗帘拉上,房间里暗了下来。忙了一中午的她此时坐在床边,拿着一本《大学语文》却看不进一个字,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闷得发慌。
知了,知了,你知道些什么呢?她幽怨地听着知了无休止的鸣噪,转过身趴上床,把枕头扣在了后脑勺上。
按说,瑞香和陶显文都是会读书的孩子。从村小他们班算起,一直读到县中的,在桃花村里只有他俩。读高中时,俩人的话不多了,瑞香已现出了窈窕淑女的美人风姿。陶显文各门功课都不错,尤其是语文。曾有一篇散文在市一级的报上发表后,在学校引起了哄动。瑞香读了那篇《月光下的桃花溪》,对自己老乡的文采确是钦佩。从文中和平时的接触里,瑞香隐约看出了陶显文对自己有那么一丝味道,但她没有放到心里去。陶显文去省城大学报到没几天,就给瑞香写了一封信,表示一定帮助她考上大学,并寄来了在书店买的复习资料。可是,瑞香已经上山了
迷迷糊糊的瑞香躺在床上,被一阵"哚哚哚"的急促声敲醒。她撑起身来看看桌上的闹钟,已是下午四点了。她赶紧下床朝老板娘的卧室跑去。
手拿拐杖想要下床的王淑云见瑞香进来了,愠怒地说:“你怎么才来呀?快点扶我去”
“阿姨,对不起,我睡过头了。”瑞香忙上前轻轻地将老板娘扶下床,一步一步地往卫生间走去。
王淑云平日虚白的脸庞此刻胀成了猪肝色,牙齿咬得咯吱响。瑞香心想坏了,怕是来不及了。还没走到抽水马桶边,就听到哗哧一串响,一股腥臭味从老板娘的下身冲了上来。
“你——”王淑云猛地推开了瑞香,眼里喷出羞怒的目光。
“对不起,阿姨,真的对不起”瑞香愧疚地连声道歉,并将踉跄欲倒的老板娘一把扶到了抽水马桶边。
王淑云一手撑着墙,一手用拐杖狠狠地敲击着地面,哭喊道:“天啦!我前世作了什么孽呀?天啦!”
瑞香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随即转身出了卫生间,拿来了一套老板娘的内外衣服。一阵折腾,把老板娘换洗干净后,又将她搀扶到客厅去坐下,让她独自看电视去了。
回到卫生间的瑞香洗着换下来的脏衣服,委屈的泪花在眼眶里转着转着,滚落了下来。她仔细地洗着衣服,悔恨的心越发疼痛。要是前年高考发挥正常,何止于是今天这样,自己此时不也是一个堂堂的大学生吗?唉,人生,往往就错在关键的一步啊
晚餐比中午还要丰富。听说女儿回来了,老板史云甫也赶了回来。五十多岁的他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棱角分明的脸庞顶着一头云样的白发,还未开口,喉咙里已发出朗朗的笑声,是一个无论身处何境,都保持着乐观爽朗神情的男人。
餐桌上,女儿向父母介绍陶显文在大学里是如何地有才华,在省级报刊上发表了不少的诗歌散文,是大家公认的“校园诗人”。
史歆茗的哥哥史硕泰埋头吃着饭,对瘦条条的陶显文有些不以为然。什么诗歌,什么散文,全都是书呆子们闲得发慌弄出来的东西。高中毕业的他直接进了银行工作,舒适的环境,丰厚的薪水,使他渐渐有些目空一切。
史云甫听说陶显文是山下桃花源的,仿佛想起来:“瑞香,我记得你也是桃花源的,你俩还是老乡啊。”
“爸,他俩还是高中同学呢。”史歆茗欢快地说。
瑞香暗自叹了一口气,微笑地说了声:“叔叔阿姨,你们慢吃。”端着空碗起身去了厨房。
晚饭后,史硕泰梳洗光溜地出了门。史云甫小坐了一回儿,也去了宾馆。他今年在东谷那边承包了一家宾馆,很少在家里住。夏季是庐山最忙的时候,他基本上是吃住在宾馆里,以应付各种繁杂事务。
王淑云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儿电视后,在瑞香的搀扶下去了卧室。瑞香洗漱完毕,同史歆茗和陶显文礼貌地道了声“晚安”,回房间去了。
客厅的沙发上,史歆茗靠着陶显文的肩膀看了一会电视,便拉着他的手去了自己的闺房。摁亮柔和的灯光,史歆茗一把搂住陶显文的脖子,激动地说:”我的大诗人,今晚这就是你的温柔之乡。”
“那你呢?”陶显文有些慌乱地问。
“我?我当然是去陪我妈妈睡啰。你想怎么啦?美死你。”史歆茗边说边牵着他坐在了床边,然后松开手自个儿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望着斜卧着的史歆茗缀有几粒雀斑的团脸,在灯光下现出的几分慵懒和娇媚,想想自己暗自心仪的瑞香竟在她家做保姆,陶显文怎么都提不起劲来。唉,如果瑞香考上了大学,那真是一顶一的“校花”啊
史歆茗没等来熟悉的热吻,睁开眼发现坐在身边的陶显文两眼空洞地望着墙上的饰物,有些吃惊地问;“大诗人,你又在构思什么大作啊?”
陶显文回过神来,侧着脸说:“哪有什么大作啊”
“那你发什么呆呀?”史歆茗爬起来,双手抱着他的脑袋,亲呢地说,“显文,你怎么啦?我觉得你今天有些魂不守舍的。是不是为了你那个漂亮的老乡啊?”
“怎么可能呢。”陶显文转身抱住了她。
“我说嘛”史歆茗将嘴唇在他的唇上点了点,“我喜欢你的气息。”说着伸出舌头送进了他的嘴里,一只手摸进他的衬衣内,摩挲起大诗人平坦的胸脯来。
在史歆茗的抚摸下,陶显文终于忘掉了一切,全身火样地燃起来,一把将她压在了下面
凭心而论,这年把陶显文在大学里火得很。随着一首首诗歌的发表,他赢得了不少女生的青睐。在众多的爱慕者中,史歆茗就太一般了。自忖相貌平平的她没有像别的女生那样在“大诗人”面前搔首发嗲,而是不时地向他讨教一些写诗的技巧,顺手将他扔在床下的衣裤臭袜子拿去洗净晒干弄平整送回来。一来二去,陶显文不得不花大多的时间同她共沐诗神的月光了。当他俩并肩漫步在校园的林间小路上时,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女生们个个将红唇张成个O型。
红云满面的史歆茗从床上爬起来,整了整衣裙,伏身亲了口陶显文,说:“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去三叠泉呢,我走了。”说着轻轻地走出房间关上门,在沙发上坐了会平了平心跳,然后关了电视去了母亲的卧室。
陶显文在山上住了三天,便谢过史歆茗的父母,匆匆离开了牯岭镇。上山的当天下午他就被史歆茗拉着去了锦绣谷,说是要看云起云开,直到临走都没有机会同瑞香谈谈心。在这种压抑无奈的情形下,他只得选择早早地离去。

【解压密码】:1234
【下载地址】:http://link.b1h5.com/file-2247939.html
【下载地址】:http://www.caihop.com/file-95806.html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Sex8.zone  

GMT-5, 2019-3-22 14:07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