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夜遊交友資訊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134|回復: 0

《乡村浪子迷情记:香艳办公室》(全本)作者:风雷火 TXT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13 02:55: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乡村浪子迷情记:香艳办公室》(全本)作者:风雷火 TXT
【内容简介】
  命运从一开始就注定让郭三良,走上一条香艳迷途。在经历了乡村美妇的爱欲启蒙,又品尝初恋的热辣禁果后,极度的贫穷和灾难,让他失去一切本就不属于他的东西。只有背井离乡,重头开始,才能开启郭三良的腾达新纪元。随着故事的深入,各色鲜活丰盈的美女竞相承欢,商场角逐、黑道诱惑,为他的成功之路留下一处处魅色风景。</font>


乡村浪子迷情记:香艳办公室


1 翠芝恨夫君 二虎揣色心
  1 翠芝恨夫君 二虎揣色心袅袅炊烟氤氲在山脚下的树尖;被夕阳烧红的瓦块云像那些在京城打工的后生仔们口中描述的皇城殿顶的琉璃瓦,镶着紫金色的边框,预示着明天、后天、还是红火火的大热天。
  黑蛋儿脸上伏着数条汗水掺了灰土的“蚓纹”正“呼噜噜”溜着碗沿喝稀饭,又夹了一大箸子猪油炒豆角就着馒头硬塞进嘴里,小腮帮子鼓囊的像两只蛤蟆肚,滴溜溜的黑眼珠一个劲朝门外巡梭,连麻雀在门前扑棱翅儿都要支起脖子瞄两眼。”
  “别噎着,慢着点,人家娃子都喝汤呢,门口没人跟你玩儿!”
  翠芝看着儿子着急忙慌的吃相,不由数落着。
  “妈,晚上二虎家包场电影,打仗片儿,刚才二呆和丫头都拿着木墩儿从咱家门口跑过去占位了,我也得去。”
  黑蛋儿撂下碗一抹嘴,在屋角拿起个板凳跑出门。
  “二虎家又放电影,有俩钱烧得慌,不就是开个门市部吗,值当的隔三差五显摆,哼,要是我们家亮子在,哪能轮着他“出头露脚”的。”
  翠芝看着转眼没影的黑蛋儿,心里想着,嘴里小声咕哝。
  想起老公郭亮子,翠芝心里窝憋的像揣了只驴蹄子,“蹬嗒”的身子直哆嗦,恨得牙根痒痒;人家的汉子出去打工挣钱,年年往家添家什,电视、DVD、甚至冰箱,那大的家伙都能从城里搬回来。可是你,郭亮子,狗窝子里拱出来的白眼狼,自打黑蛋儿百天,你一去不返,连个落脚的地方都不告诉我,你是攀上高枝了?还是进了大狱?到底是为哪样嘛!我王翠之那点配不上你,说腰有腰,要样有样,别说刚嫁给你的时候,嫩的像脆心萝卜,一掐一兜水;就是现在,那也是十里八村的美人坯子!七年了呀,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黑蛋儿头疼脑热。地里春种夏收。夜里睡不着,在炕上烙的“烧饼”够咱郭家村老少三代吃三年!你以为按月给我们娘俩寄点钱就算完事了?狗屁!那点钱能买个大活人给你生儿子,守着四壁墙等你回来吗!
  王翠芝想着想着就想的痴了,呆坐在镜子前不知道是在照自己还是看别人。
  郭二虎眼看着黑蛋儿端着木墩儿走进打麦场院,看一眼正眉飞色舞跟乡里放映队的人“瞎掰活”的爹,往地上啐口痰,扭头向村东头溜跶。
  我还就不信了,王翠芝个小妖精还就真能逃出我郭大侠的手掌心!日货!前天晚上被你一口要在肩膀上,到现在还疼着呢,缺肉吃咋地,那狠劲的呢,这要是咬在爷的命根上还不得立刻交炮!不过这小娘儿确实是……按当下流行的话说,那是确实有料。瞧那腰身、那长相、那屁股蛋儿,最馋人的就是那俩大白馍,暄腾腾的直冒热气……郭二虎心里寻思着,嘴里便吸溜口水,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路过身边的老少爷们打招呼,估计是预测到将要发生的美事儿,罗圈腿撩出去的步幅显得“气度非凡”倒有点像吃“公家饭”的做派。
  王翠芝趁着儿子看电影,栓了院门,在自家井口边提了一瓢水,倒在压井上面的水槽里,然后双手抓住“压杆”一下下往下压水。随着前胸“肉果子”上下扑腾,清凉凉的井水顺着“井嘴儿”流出来,“哗啦啦”的落进脚下的铁桶里,王翠芝听着声响,***涌出一阵尿意,她的膝盖尽量并拢,想暂时控制那股正恣意流窜全身的酸胀感。
  郭二虎回头瞅瞅四下里没人,紧走两步闪到路旁的门檐下。两扇木门的叩环都已经锈的掉坯儿,原本的朱红油漆早就风吹日晒挥发干净,门板上的缝隙能拱进屎壳郎子。
  我算着这小娘儿就不会去场院凑热闹。郭二虎从门缝里盯着院子里撅着屁股压水的王翠芝光溜溜雪白细长的瘦腿,和吊着花裤衩因了尿意绷紧的两团股肉,兴奋地想。
  “啧啧啧”这还是后身,咋看着比我屋里的春英不知来劲多少,光那圆溜溜的鼓突突的屁股,就够我耍两天,啊不,一直耍!当然,他的打算显然不只是老让眼睛过瘾,还有更需要的地方等待“考验”郭二虎轻车熟路向后院墙摸。



2 魅妇搓澡艳 急煞偷窥汉
  2 魅妇搓澡艳 急煞偷窥汉王翠芝提了水,“摇曳”着进到澡房,想起澡桶子的小电机坏了,都没个人修,心里又忽的又冒出邪火;“咚!”
  的撂下水桶,从绳上拽下毛巾扔在桶里;麻溜撩起背心从头顶捞下来,时值仲夏,身上似乎粘着一层油纸。又褪下裤衩,放在鼻尖闻闻,顺手丢在洗衣盆里,看着天将黑透,这才拉开灯绳,随即,十五瓦的灯泡把一抹莹黄色的光线投到她身上。
  哦,亏了三良,要不这灯泡还是瞎的,翠芝嘴里嘟囔着想。郭亮子,你这辈子没干过多少好事,除了帮我生个黑蛋儿,就是收了两个好徒弟,这些年要不是三良和四辈,咱家那地非得荒了不行,对了,昨天三良说要帮我修澡桶子,也怪我多嘴,只说了一句水桶太大,提着“老使”的慌,三良就猜到是澡桶子坏了;虽说他是郭亮子的徒弟,论起来是我的叔伯侄儿,可也是下巴上扎了硬茬子,俩肩膀都是腱子肉的“爷们”了……想到这儿,翠芝的脸有点烫。
  她弯腰从水桶里掂出毛巾,像结了一层冰碴子似的井水,镇的手指关节生疼,“井水就这点好”她想,冬暖夏凉,乡下就这点比城里好,天然的福都让我们享了;郭亮子,你就是没福气,放着现成的福不享……她把毛巾连湿带水捂在脸上,任冰凉冲淡解不开的愁绪。
  郭二虎从窗棂右下角,眼巴巴的看着由翠芝头顶浇落的水溪,心想,奶奶的,馋人呐!我咋不是水哩?我要是水,我也从她的头上这么一路摸下来,嘿嘿,顺便再给她搓搓灰啥的,尤其是那对nai子,哎哟!要命啊……“咕咚”口水下肚。
  王翠芝搬把凳子坐下来,用毛巾在前胸来回抹着,雪似的皮肤划出红来,不知触动了那条神经,她突然说出话:“郭亮子,你个混蛋、你个王八蛋、龟孙子……”
  仿佛这有这样才下灰,把两只硕翘的***折腾的“面红耳赤”不说,把她自己也烧得心痒痒。
  她赶紧岔开思绪,生怕沿着这条道儿想下去又演一出“水漫金山寺”三良上大学的事儿也该有结果了,按说这时候通知书也该到了,咋还没音讯哩?这多年他帮我那多,我还真帮不上他啥忙。三良比四辈熟的早,打从前年暑假他从乡里学校回来,我就看出来了,不是因为他个头猛往上蹿,是……是眼神,对,是做派,他给黑蛋儿置了身衣服,还有书包、笔……这本来是他师傅的该操心的事儿呢;想到这儿,王翠芝蹲下身子,在剩下的半盆清水里,“呼啦啦”撩着水摩挲着洗下身,眯着眼睛蚊子叫似的哼出声。
  郭二虎蹲在窗户外面偷看了半晌,一点都没觉得累,破肚皮激动的“突突”直跳,浑身火刺刺的炸汗毛孔;他轻推洗澡房的门,发觉王翠芝从里面上了插销,遂使力攥足裆里的“物事”好像稍不留神,那“鸟”就会飞喽。
  奶奶的小媚娘儿,赶快出来吧,最不济让爷冷不丁赚你一把,过个手瘾也好哩,再他妈在老子眼前晃荡一会儿,非尿裤子不可。郭二虎本来就是个“眼馋肚里饱”的坏怂,在家和老婆马春英干那事儿的时候,老是雷声大雨点小,每次弄得马春英浑身火炭,他反倒先完活,出溜进被窝学“猪哼哼”那一刻马春英就恨不得进厨房抓起菜刀剁了他的“三寸半”偏偏郭二虎天生“急***儿”看见女人的腰身腿肚子就转筋,指头肚大小的“物事”本来龟缩在蒿草里,这时候就见风长,胆子也就包起天来。村里稍看得上眼的媳妇都怕他,一是因为现在家里没男人,都跑出去打工挣花销。二是这厮仗着二舅是副乡长,家里有又有俩子儿,色胆忒大。
  三良妈手里捏着那张纸,她虽然不认字,光看今天三良拿着它,喜庆的眉梢子直蹦,也知道这是儿子郭三良的命根子。
  听着院子里哗哗的水声,看一眼炕上躺着的“他爸”眼里就“滴嗒”掉泪。
  “城里的娃考上大学欢天喜地,恨不得摘下月亮给娃当灯笼。可咱娃,命亏呀……我这个瘫子还不如赶快死了好,活着,是累赘哩!”
  郭三良的爸把脸别在墙根说。
  “他爸,不兴说这话,你成这样,还不是为养活两个娃嘛,能把三良喂到现如今人高马大,秀英出落得像模像样,他们就得知足M得孝敬你这个爹不是。”
  三良妈说着,起身走到桌子边,端起那碗煎好的药汤,说,“他爸,喝了吧,是个槛,总有迈过去的时候。”
  说着,一支胳膊扶起郭大成,侧着身子坐在炕沿上,恰好抵在他背后,另一只手把碗沿贴上郭大成的嘴唇,汤药慢慢流进嘴里,粗瓷碗底儿渐渐露出来。



3 穷家不能读 坏怂蹂美妇
  3 穷家不能读 坏怂蹂美妇“秀英,去喊你哥进来,妈有话说。”
  郭秀英听妈这么说,像得了军令,还没出门就叫道:“哥,别在那儿撒花儿了,妈叫你进来有话说哩。”
  院子里,郭三良正把一盆井水举过头顶,“哗”的从头淋到脚,胳膊上古铜色的腱子肉抖颤着。水流冲刷着耳廓,像崖上落下的瀑布,水声封印住耳朵,居然盖过了郭秀英的嗓门儿。
  看着郭三良挺拔的脊背,竖立在院子里纹丝不动,郭秀英又喊:“哥,井水那凉,再浇,就感冒哩,快进屋来,妈有话说。”
  郭三良闷声说:“不用说了,这学我不上,妹,你好好学,以后,哥在家种地,供你念大学,就这么定了!”
  郭大成用浑身上下仅能活动的手指,点着老婆的手心,说:“这孩子的性子随你。”
  三良妈的脸在黑暗中露出一丝微笑,说:“他爹,放心吧,咱家三良总有出头的那一天。”
  王翠芝澡房里洗了裤衩,搭在绳上,然后套上背心,寻思着黑更半夜没人瞧见,就拉开插销,光着雪白的身子闪出门,想赶紧回屋再换上衣服。郭二虎千等万等,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一直腰,从背后拦腰抱住王翠芝,伸手捂住她的嘴,蓄满邪劲儿的双臂像两道钢箍,“捆”的她只有弹腾腿的份。
  不用回头看,王翠芝断定是着了郭二虎这个“孬怂”的路数,心里后悔自己的大意,两只手就用力想掰开捂着她嘴的手,嗓子里发出“嗯嗯”的浊音。
  郭二虎箍着她腰身的手也没闲着,稍往上挪便捉住了她的奶子。王翠芝穿的背心质地是螺纹棉,薄而弹,触感像没穿衣服,郭二虎抓了个满把还没抓严实,心里直叫:真他妈有料!激动的一个劲儿用力揉搓。
  王翠芝心里恶心郭二虎,平时看见他那副歪瓜裂枣的模样就想吐,更别说多说一句话。偏偏郭二虎黏上了自己,有空没空总想捞摸两下。
  前天晚上她去郭三良家找三良妈说话,也是想问问三良考学的事儿,再顺便看一眼自己这个“大”侄儿。也不知道从啥时候起,王翠芝就总想多看两眼郭三良。晚上夜静更深,也会偷偷想着郭三良“解馋”每当自己鼓捣的销魂蚀骨那一刻,三良就成了她的“男人”所以,翠芝心里有种负罪感,毕竟三良是“两辈人”好像自己已经在干一件丑事,但是,又约束不了那颗“嘭嘭嘭”强烈跳动的心。
  那天晚上话稠了些,回家的时候村里狗都歇了,但是狭路就碰上郭二虎,估计这小子是有意猫在黑影里等着她呢。郭二虎嘴里叫着“翠芝姐”就一把抱住她,往她怀里拱;情急之下,没辙了,她趴在郭二虎肩膀上就咬了一口,要不是嫌他肉臭血浑,非得逮下块肉来!
  今天郭二虎汲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更刁,从背后搂住王翠芝,眼下没下口的地方,身上又没穿衣服,王翠芝羞愤交加,奋力挣扎,但苦于对手是个对她积攒了N年念想的色中饿鬼,哪还能能挣脱分毫。
  两人在院子里撕拽时间一长,王翠芝就觉得屁股上被硬邦邦的东西顶着,不用想,是“那话儿”她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从臀沟传来,***酥麻,就连郭二虎抓在自己白馍馍的手也变得亲近起来,她挣扎的越来越无力,反而有种低头观赏自己被捏变形的奶子的欲望。心理上越厌恶,身体却背叛自己,贪婪的想让他更用力折腾。
  这会儿她开始瞧不起自己,对自己的身体痛骂着:王翠芝,你的奶子是被郭二虎这个“孬怂”攥住的,他是个有妇之夫的孬货,他不是想疼你,就是想欺负你……哟!这手摸在俺的这儿,咋恁舒服哩……郭亮子,你摸摸俺吧,三良,再使劲往里戳点,嗯……王翠芝的防线开始出现缺口。郭二虎也感觉到了她的变化,一边把手伸到她下身抓挠,她的腿软的撑不住身子,便半蹲在他怀里;他一边在她耳后根咬着她的耳垂说:“翠芝,亲亲宝贝,舒服吧,别叫,我把你日弄舒坦……管保比郭亮子的家伙过瘾……”
  王翠芝恨自己不值钱,脑子里想着对不起郭亮子,还对不起郭三良,但是嘴里却“呀呀……”
  的呻吟起来。
  郭二虎的手指抓到一把黏水,他这下有理了,对着蹲在地上的翠芝说:“哼!小娘儿,流这多水还不投降哩,”
  边说边用双手分从前后插在她裆下胡乱抠摸。王翠芝羞愤的恨不得一头撞死,又舒服的发出“嗯嗯”的叫声。
  “麦要浇芽,菜要浇花,亲姐姐,我这就给你浇水。”
  郭二虎在地上端起软面条般“落花流水”的王翠芝,朝屋里就跑。

【解压密码】:1234
【下载地址】:http://link.b1h5.com/file-2247946.html
【下载地址】:http://www.caihop.com/file-95811.html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Sex8.zone  

GMT-5, 2019-1-22 06:0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