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夜遊交友資訊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3559|回復: 0

妲己的最后一滴眼淚

[複製鏈接]

95

主題

5萬

金錢

0

威望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55517
發表於 2014-12-29 21:57: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從小我就知道自己長得醜,但是那個小男孩如此放肆地叫我“醜丫頭”,還是讓我小小的心中充滿了傷心和憤怒。母親常常叮囑我:“妲已乖,自己好好在屋里玩,外面有壞人。”我知道,她是怕人們嘲笑我欺負我。但人們總是善良的,而且我的父親是冀州候,所以大家只是默默地用充滿憐憫的目光看著我,於是我也能很快樂地在陽光下玩耍。

  可是今天中午,當我獨自在城東的山中摘桑椹的時候,卻碰上一個陌生的小男孩,他很霸道地聲稱所有的桑椹都屬於他。我當然不服氣。不過我不得不承認,他長得很漂亮,白白的皮膚,大而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輪廓分明的嘴,所以其實他是很有資格叫我“醜丫頭”的。那一刻,陽光如此燦爛如此耀眼,我的醜陋在陽光下無所遁形,突然間,一股莫明的悲傷與憤怒如潮水般襲來,我忘了估測一下當前的形勢,像頭小豹子一樣沖上前,想要教訓教訓這個自以為是的男孩子。但是很顯然,我不是他的對手,在這個高我一頭的男孩面前,我顯得如此弱小無力。我的憤怒不斷增漲,於是我毫不猶豫地朝著他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男孩低呼一聲,放開了我。我漲紅著臉,氣咻咻地充滿敵意地看著他。他撫著肩膀上的傷,憤怒地瞪著我。

  我們就這麼僵持著。

  過了很長時間,他大概堅持不下去了,聳了聳肩道:“你這個醜丫頭,還這麼野蠻。懶得理你。”說著他轉身向樹林深處走去。

  我小小的心中充滿了憤怒,向他沖了過去。

  眼看著就要追上他了,突然腳下一空,天眩地轉,等我定下神來,我發現自己掉進了一個大大的陷坑,那是獵人們用來捕小動物的,像小兔啊,小鹿啊,她們一掉進陷坑中便成為了獵人的俘虜,完全無力反抗或是逃去。

  可是這次,它沒有捕著小動物,卻捕著了可憐的小妲已。我徒勞地用手扒著坑沿,想要爬出去。但很快我明白了,那是不可能的。於是我無助地站在坑中,像一只落入陷坑的小東西。

  男孩出現在坑邊,幸災樂禍地看著我,狡黠地笑道:“丫頭,你開口求我,我就拉你上來。”

  我把全部的憤怒集中在眼睛里,自以為惡狠狠地瞪了男孩一眼,倔強地閉著嘴不說話。

  小男孩饒有興趣地看著我,突然笑道:“不如我們做個朋友吧,你叫什麼名字?”

  我有點驚詫,還是不準備給他好臉色看。但我不得不承認,他的笑容好迷人,比秋日的陽光還要燦爛。接著我很詫異地聽見了自己的聲音:“我叫妲已。”

  漂亮的男孩向我伸出手,手心里是一大把的桑椹,他笑笑道:“小丫頭,哦,妲已,不如我們做個朋友吧。”

  我有點暈暈乎乎的,把自己的小手放進了他的手中。

  於是我們就這樣握手成了朋友,我像一只小狐狸站在陷坑里,而他則蹲在陷坑的邊緣。

  我不記得他怎樣把我拉上了陷坑,留在印象里的是他手掌的溫度,那雙手,帶給我無限的完全感。

  不記得后來我們都說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但從那天起,我開始喜歡照鏡子。我常常把自己關在小房間里,對著菱花鏡中模糊的影子呆呆地出神,想象著小男孩那迷人的笑容。於是我開始埋怨父親和母親,大姐二姐都生得那麼漂亮,為什麼獨獨把我生得這麼醜呢。我想象著,如果我長得粉團團的像個漂亮的面娃娃,男孩是不是會用另外一種眼光看我,就像許多年輕男孩子看我大姐二姐時的那種眼光。我喜歡那種粘乎乎的目光。因為每當那時候,大姐二姐就得意地伸長了脖頸,像兩只驕傲的天鵝。

  於是,我再也不喜歡跟小兔子、小鴨子和小雞聊天,也不喜歡爬樹掏鳥窩了,連我最最喜歡的風箏也已經孤零零地躺在屋角好久了,積滿了灰。我每天都呆呆地對著鏡子發愣。母親笑著說我的妲已長大了。我也不理她,還是呆呆地出神.

一大早,我就讓媽媽梳好羊角辮,獨自來到城東的小山。這一個月來,我每天如此,希望能夠再次碰上那個漂亮的小男孩。可是從那天以后,他再也沒有出現過。

  我呆呆地坐在溪邊,看著水中的倒影,我在想,如果我長得和大姐二姐一樣的美麗,那麼小男孩是不是會早一點來?

  忽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小妹妹,一個人在這兒玩呢?”

  我回過頭,原來是城里的最不受歡迎的喬三。他每天什麼事也不干,到處東竄西竄的,人人都討厭他。自然我也不喜歡他,於是我沒理他。

  喬三走近了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蘇家四小姐。”

  我極為厭惡地看了一眼他尖耳猴腮的樣子,忽然意識到,自己也和他一樣,長得很醜。喬三長得醜,所以我不想和他玩,我也長得醜,所以男孩都不願意和我玩。當我想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我小小的心中充滿了絕望。我的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掉。

  我沉浸在難以抑制的悲傷中,完全忽略了喬三的舉動和企圖。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喬三已經靠近了我並把我抱了起來。於是我大聲驚呼,用手捶打著他。可是就好象晴蜓撼柱。他一邊獰笑一邊道:“四小姐,別費勁了,我喬三要借你發一筆小財。”

  我當然不會那麼聽話,還是拼命地捶打他。他終於不耐煩了,於是把我夾到腋下,一路哼著歌往山里走。一股臭味沖進我的鼻孔,我簡直快吐了。我想也沒想,就施出了最拿手的一招,一口咬了下去。壞蛋喬三慘叫了一聲,我摔在了地上。雖然摔得很疼,但我還是敏捷地爬起來,拼命地往前跑。

  喬三罵了一句臟話,隨后追來。雖然我覺得自己跑得跟豹子一樣快,但事實上,我已經快被追上了。更為糟糕的是,我發現,前面根本沒有路了,我走的居然是一條死路。我小小的臉兒發白了,喬三得意地笑著逼上來,道:“四小姐,別跑了,你跑不出我的手心的。”

  我站在懸崖邊上,強勁的山風吹起我的頭髮。看著那張逐漸逼近的醜陋的臉,難以驅趕的悲傷和絕望再一次占滿我小小的心靈。我摸摸自己的臉,想:“小男孩不會再來了,因為我太醜了,他不會喜歡和我玩的。”我很冷靜地看著喬三醜陋的臉孔,我想既然這樣,我干嘛還活在世上呢,反正那個漂亮的男孩也不會喜歡我。

  於是,突然的,在喬三的驚叫聲中,我跳下了懸崖。聽人說死是很恐怖的,可我一點都不覺得。我飛起來了,聽著耳邊呼呼的風聲,看著腳下朵朵白雲,覺得自己就像一朵最美的花從枝頭飄落,如此的輕盈優美。這是我短短的一生中從未有過的感覺。我忽然后悔了,我不怕死,可我死了,就再也看不到那個漂亮的小男孩了。不知道他會不會想起這個醜丫頭?

  我見不到他了,是永遠。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我的心突然好痛。接著,有龐大的陰影撲面而來,然后我就失去了知覺。
我在做夢嗎?朦朧中,我看見了那張朝思暮想的漂亮的小男孩的臉。意識逐漸回復,我不是死了嗎?我記得我被壞蛋喬三逼得從懸崖上跳了下去。夢不會如此真切,我甚至聽到他對我低喚:“小姑娘。”如果死亡是這般美妙的話,為什麼我不早這麼做呢?我真笨。

  小男孩的臉逐漸清晰,他突然歡欣地叫道:“小師妹,她醒了,她真的醒了。”接著,一張清秀的小女孩的臉也出現在我的眼前。這正是我夢想的樣子,粉團團的,像用面粉捏成,一雙靈秀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小小的嘴像一棵小櫻桃。她笑笑對小男孩說:“師兄,她真的醒了。”兩個酒窩忽隱忽現。

  我小小的心中充滿了一股莫明的委屈和嫉妒,因為我看見我的小男孩在對她笑,笑得那麼甜。

  面粉娃娃走向我,甜甜地笑道:“小姐姐,你醒了?喝點粥吧。”說著,她把手中的盤子放在了床邊的矮幾上。

  我把頭轉向一邊,眼中沒來由地蓄滿了淚水。

  小男孩告訴我,他的師父在河邊釣魚時發現了我。當時我已經昏迷不醒,渾身上下鮮血淋漓,想是下墜時被樹枝劃傷的。

  “幸好你碰上了我師父,要不然,就沒得救了,就算留下了性命,也無法治好全身的傷。”他得意地說。

  以后的一段日子簡直就像活在地獄中,全身上下裹著紗布,幾乎不能運動,最痛苦的莫過於天天看著小男孩和他那個漂亮的小師妹一起有說有笑。

  直到半年之后的一天早晨,須發皆白的姜師父才給我解開了紗布。我跳進巨大的澡盆里,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換上姜師父專門給我準備的水藍色的紗裙,我開始覺得陽光如此明媚,壓抑許久的野性開始蠢蠢欲動。

  太陽已經昇得老高老高了,我知道小男孩一定在溪邊玩耍,於是我像一只蝴蝶一樣飛向水邊。

  果然,小男孩正在河邊專心致至地釣魚。接著,我的心一沉,漂亮的小師妹正拿著小鋤頭在不遠處挖蚯蚓做魚鉺。我想著自己的醜,他會願意和我玩嗎?

  我一時間呆住了。

  這時,小男孩無意間回頭髮現了我,他竟也呆住了。

  是我太醜了,我傷心地想。

  他突然放下魚桿走向我,我的心中像揣了一只小兔子,他會怎麼對我呢?罵我?還是再取笑我醜丫頭。

  他走到我面前,眼睛里有一種我從未見過的光芒,他白皙的臉龐竟有些紅暈。過了半晌,他終於開口了:“小姑娘,你是誰”。

  我的心中充滿了難過和失望,我想他是故意這麼說的,他竟然假裝不認識我,我明白,他是不想理我,因為我太醜了。

  小男孩直直地向我走來,眼中充滿了一咱異樣的光彩。

  我怯怯地往后退,一直退到水邊。小男孩已經走到我身邊了,我避無可避,只好轉過了身背對著他。我的眼淚滴到水里,濺起了小小的水花。

  剎那間我呆住了。
  水中映出一個少女的影子,皮膚像白白的牛奶,眼睛像盈盈的湖水,眉毛像嫩嫩的柳樹葉,小嘴像鮮艷的桃花瓣。我以為小師妹已經很美了,但她比小師妹要美上一百倍。我目瞪口呆地回過頭,想看看這位小美人兒是誰。可是,我的身后只有目光灼灼的小男孩,並沒有其他人,難道?我再俯身一照,少女還在,我淺淺一笑,水中的少女頓時梨渦隱現,光彩照人。

  小男孩的聲音響起:“你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

  狂喜的我驕傲地揚起美艷的小臉道:“我是妲已。“

  “你是……你是……妲已!“小男孩的驚訝程度不亞於我,他突然間滿臉喜色,“看來師傅的手術成功了。”

  於是我明白了,是姜師父,他不僅治好了我的傷,還改變了我的容貌。

  小男孩告訴我,他叫姬發,從小無父無母,是個孤兒,是姜師父收留了他,把他養大。

  這天晚上,當我回家的時候父親母親的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最后我不得不承認,八年前的那一起老鼠事件,他們被子里的老鼠是我放的,他們才相信我就是妲已。

  從此,我天天跑到山中和姬發他們一起玩,我們在一起採桑椹,放風箏,捉小兔子。姜師父很慈祥,總是笑咪咪地看著我們三個玩。

  日子在快樂中飛一般地逝去,我已經長成了一個沉魚落雁的青春少女,姬發也已經成了一個高大的少年,更增添了幾分男子氣,我越來越迷戀他,我們的感情也越來越深。可我萬萬沒有想到,離別到來了。

  那是一個殘陽如血的黃昏。破例沒有小師妹,姬發帶著我來到小河邊。我依偎在他寬闊地胸膛上,靜靜地看著天邊絢爛的晚霞,偶爾一只遲歸的鳥鴉飛過,天地一片光輝寂靜。

  沉默了良久之后,姬發開口了:“妲已,我要走了。”
  “走?”我一時沒明白過來。

  “姜師傅要帶我們移居去渭水畔,順便為我找尋親生父母。我們明天就要走了。”

  我呆住了,從未想過的離別在這一時刻如此迅速地來臨了,我頓時手足無措。

  “我跟你們走。”我本能地嚷道,我沒多想,我只知道我不能離開姬發。

  姬發笑了:“傻丫頭,你走了,你的父母還不急死。妲已乖,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找你的。因為,我也舍不得你啊。“他強壯的手撫摸著我雪白的臉龐,撫過我秋水般的眼,花瓣般的唇,雪白修長的脖頸,滑到我青春的胸脯上。隨即,他的吻落在我的黑發上。

  我的心中充滿了別離的傷感和柔柔的情愫,低吟一聲,撲進了他的懷抱。

  太陽下山了,月亮昇起來了,清涼的光輝灑在草地上,灑在我青春美麗的胴體上。姬發拿出一件東西,深情地道:“妲已,這塊玉在師父撿到我時就在我身上,上面刻著我的名字。它陪了我十五年了,現在我把它送給你。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娶你。我會帶來最美麗的大紅花轎和最美麗的鳳冠霞帔,到時候,你一定是世界上是美麗的新娘,”

  我伸手接過來,那是一只雪白的玉狐狸,栩栩如生,俏皮而美麗,在月光中泛起藍瑩瑩的光澤。上面刻著兩個篆字“姬發”。

  我把玉狐狸捧在胸口,重重地點了點頭。

  第二天清晨,盡管我很早就匆匆來到山中,可是,姜師父他們居住的竹院已經人去屋空,我看著空空的屋子,緊握手中的玉狐狸,只覺一片迷茫。

  他,真的走了。

  但我知道,他會回來的,他答應過我,一定會回來娶我的。我相信,他會帶來最美麗的大紅花轎和最美麗的鳳冠霞帔,到時候,我一定是世界上是美麗的新娘 。

  此后的日子,我一直守著他的諾言,苦苦地等候。
  秋天過去了,冬天過去了,春天過去了。我整日坐在窗前,看著窗前的桃花開了又謝,謝了又開。

  桃花開過三次之后,我終於要離開那間種滿桃花小院了。


  姬發沒有來,禍事卻來了。

  那天黃昏,也是殘陽如血,母親急匆匆地跑進來,一言不發地抱著我痛哭。我很驚訝。后來母親告訴我,紂王聽*臣費仲說起我的美麗,要讓我進宮做妃子。

  這個消息不啻五雷轟頂,我剎時就傻了。母親哭著對我說:“你爹不同意,一怒之下,寫下反詩反商,想來紂王必不肯善罷干休,定會降罪,是以你父親正調兵遣將,準備拒敵。”

  我稍稍清醒,得知爹爹並未答應將我獻於紂王,心中稍安。母親仍是愁道:“紂王人多將廣,小小一個冀州,怕是……唉!”

  次日,紂王派出北伯侯崇侯虎攻打冀州,父親及哥哥蘇全忠率眾奮起抗敵,整整三天,哥哥被擒,冀州城岌岌可危。

  父親眼見大勢已去,便欲令我一死,以免城破受辱。

  我拿著父親扔下的寒光閃閃的寶劍,心中竟沒有一絲畏懼,我想,既然再也見不到我的姬發哥哥,與其受辱於紂王,不若一死以全名節。我撫著掛在胸前的玉狐狸,心中暗道:“姬發哥哥,來生再見。”橫劍便欲自刎。

  父親不忍地轉過了頭。

  這時,突然家丁大聲道:“西伯候姬昌求見候爺。”

  我一怔,姬昌?他也姓姬,他跟姬發哥哥有什麼關系嗎?也許他知道姬發哥哥的下落。

  西伯候姬昌是個白皙的中年男人,很奇怪,我覺得他有點面熟。他對父親道:“紂王不仁,天下之人欲反者甚眾。但殷商百年基業,不易動搖。我等須等候機會。今若你將女兒進獻紂王,他必為了女色荒廢朝政,使我等有機可乘。再者,就眼下而言,也可保得全家平安,避免生靈塗炭啊。”

  父親低頭沉思半晌,似作了什麼重大決定,對西伯候道:“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是蘇護無知,蘇護將攜女兒朝商,以謝前罪。”

  躲在帳子后面的我大驚之下失聲道:“不,我不去。”

  父親掀開帳子,我憤怒地瞪著姬昌。

  我堅決地對父親說:“我不去,如若相逼,女兒只有一死。”說著,我下意識地撫了撫胸前的玉狐狸。

  姬昌突然臉色大變,指著玉狐狸道:“這,這是哪兒來的?”

  我驕傲地說:“這是我的姬發哥哥給我的,他答應我會回來娶我的,我死也不去朝歌。”

  父親顯然想說什麼,但被姬昌搶先了,他著急地沖到我面前,抓到我的手臂:“姬發!他在哪兒?”

  我奇怪地看著他,充滿敵意地說:“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姬昌嘆了口氣道:“他正是我失散多年的兒子。”

  大驚之余我恍然大悟,難怪我會覺得他有點眼熟,原來他是姬發哥哥的父親。

  父親疑惑地看著我和姬昌,不明白我們在說什麼。

  姬昌道:“十八年前,姬發只有兩歲,我太喜歡他,於是出巡也帶著他。結果他在渭水河畔走丟了。后來我派了很多人四處尋找,卻沒有下落。想不到……這玉狐狸是我特意請天下第一玉匠為姬發所造,天下間並無第二塊這樣的玉佩,所以我能認得它。”

  我怔怔地看著姬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第二天,姬昌派出人上渭水畔找尋姬發。我的心里十分矛盾,不欲與紂王為妃,但是姬昌說得對,如果我就此一死,冀州百姓便會遭殃,我的父母也會有殺身之禍。更重要的是,我舍不得多年不見的姬發哥哥。

  姬昌看出了我的心事,答應我,讓我先隨父親上朝歌,一旦他找到姬發,便立刻讓姬發前來見我。

  於是,最終,我坐上了馬車,離開了相伴多年的開滿桃花的小院,踏上漫漫長途,向著那個暴虐的紂王前行。

  每天深夜,我獨自抱著膝坐在窗前,朦朧的淚眼中,玉狐狸幽幽地泛著藍瑩瑩的光澤。

  “姬發哥哥!”無邊的黑暗和死寂中,我聽見自己的聲音。

  明天,明天便要到朝歌了。姬發哥哥,你在哪?你在哪?

  我朦朧睡去,淚痕殘留在花瓣一般的臉上。

  “妲已,妲已!”有人溫柔地喚我。我睜開眼,昏暗的燭光中,赫然是一張似曾相識的英俊面孔。

  “姬發哥哥!”我欣喜若狂。

  再一次被姬發哥哥擁入懷中,我幸福得渾身顫栗。我死死地摟住他強壯的腰身,恨不能把自己嵌入他的身體。如此熟悉的氣息,他的吻再一次地落到我的黑發上,遍布我的身體。

  “妲已,好想你!”他在我耳邊低語。

  “我不要去朝歌,你帶我走吧。”我撫著他健壯的身體。

  他一顫,我感覺到了,我抬起雙目,凝神著他的眼睛。

  還是那雙眼睛,但似乎有陌生的東西在里面。

  “妲已,你聽我說,只有推翻暴紂,我們才能永永遠遠地在一起。如果我們現在逃走,紂王會追殺我們一生的。”他款款地告訴我。

  我怔怔地看著他,沒有開口。

  “妲已,我很想和你一起隱居山林,過神仙眷侶的生活。不過……我父親已經暗中籌備了好長時間,準備一舉推翻紂王。但如今時候未到,如果舉起義旗,恐怕勝算不大。”他皺著眉頭。

  我有些心疼他的左右為難。

  “我明白!我明天就進宮。”我輕輕地說。

  姬發很感動地抱緊我,在我耳邊柔柔地說:“妲已,只要推翻紂王,我就帶著你,找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快快樂樂地過下半輩子,好嗎?”

  他的氣息熱熱地噴在我雪白的脖子上,暖暖的,癢癢的,我用力地點了點頭,淚珠成串地掉下來。

  我還奢求什麼呢,至少,至少,我有他的承諾。

  一生不變的承諾!

  不,今生,來世,永恆的諾言

遠遠望見朝歌的時候,我把玉狐狸緊緊地攥在手中。

  我穿上最美麗的衣裙,化上最精致的妝,一步一步風情萬種地走進大殿。

  原本喧囂的大殿因為我的出現變得鴉雀無聲。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都是我所熟悉的目光,男人的,女人的,欲望的,嫉妒的。

  出乎我的意料,外界傳言如惡魔般可怕的紂王竟是一個很迷人的中年男人。他的迷人不是如姬發般的英俊。他的臉輪廓分明,膚色黝黑,顯得極為剛毅。還有,霸氣,他的身上有一種令常人窒息的霸氣。

  我明白自己的絕世美貌,於是我淺淺一笑,我知道,天底下的男人,無能抵擋此笑者。

  紂王竟然還能運用面部表情。

  他也笑了笑。

  他什麼也沒說,走下王位,牽著我的雪白的縴手,走進了羅帳重重的后宮。

  當紂王進入我百合花一般的身體時,我緊握住手中的玉狐狸。

  “姬發哥哥……”

  紂王從此便只留在我一個人身邊,每天看我梳頭,給我畫眉。於是后宮所有的妃子,還有皇后,都對我含著深深的妒意。我知道,可我不在乎,紂王疼我,他只在乎我一個人,至少,現在是。

  紂王再也不去上朝,只跟我廝守在一起。每天,在懸肉而成的林和注酒而成的池中,我們沒日沒夜地吃喝、跳舞。

  我已經快失去了自己的思想。我甚至不再想起姬發哥哥,他在哪?他也想我嗎?

  只是午夜夢回時,看著玉狐狸泛起幽幽的光芒,映著雪白的肉體,顯得淒迷而美麗。

  我還是會想起那個黃昏,姬發哥哥的吻,我花瓣般綻放的美麗身體。

  我恨自己的美麗,如果,如果我不是如此美麗,也許我還好好地在那個種滿桃花的小院中。

  想當初,我曾經是一個多麼醜的小丫頭,如果我還是那麼醜,那麼,那麼,姬發哥哥會喜歡我嗎?

  我想不明白,我理不清自己的思緒,於是我拼命地喝酒,拼命地想忘掉一切。

  紂王不上朝,大臣們都著急了。

  終於有一天,姜皇后沖了進來,大聲詛咒紂王,紂王十分惱怒,將她關了起來。

  我買通宮女,來見皇后,想羞辱她。結果,她說我的眼睛太狐媚,勾引住了紂王。於是我挖了她的雙眼。她又說我的唇太妖媚,迷惑了紂王,於是我割掉了她的鼻子。她還說我的身體太美麗,讓紂王失去了主見,於是我砍了她的雙手和雙腳。

  大家知道了之后都開始怕我,沒有人敢再說我一句壞話,除了那個比干。

  他竟然跑來對紂王說我是狐狸精,是禍國的妖女,勸紂王殺了我。

  最后,我成功地勸紂王貶他到邊疆。他竟然惡狠狠地挖出自己的心肝,血淋淋地舉到我面前,對我說:“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從那以后,我老是做惡夢,夢見比干舉著血淋淋的心站在我面前。

  我整天神思恍惚,紂王以為我病了,遍請了天底下最好的名醫,可是誰也醫不好我的病。每天晚上,我都看到沒眼沒鼻沒手沒腳的姜皇后和手捧心肝的比干。

  那天稍好一點,站在城樓上玩耍,見遠處兩個孕婦有說有笑的經過。我突然看到比干和姜皇后就躲在她們倆的脖子里對我冷笑。

  我好怕,我讓人抓來這兩個孕婦,我要剖開她們的肚子,把姜皇后和比干都挖出來,他們就不能害我了。

  紂王自然是都依我,只要我的病能好,我估計讓他殺了滿朝文武他都不會遲疑。

  朝,百官噤聲,莫敢多言。

  野,哀鴻遍地,民不聊生。

  我知道,姬發哥哥的機會來了。

聽到文王姬昌起義的消息時,我愣了半晌,雖然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甚至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件事,而當它真正來臨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竟然有點莫明的哀傷。

  為什麼?

  姬發哥哥答應過我,一朝滅了殷商,便帶我避俗遠去,我的夢想快成真了,為什麼卻覺得彷徨呢?

  我不是當初的妲已了。

  我的身體,無數次跟紂王合二為一,依舊美如百合。

  文王的軍隊所向披靡,勢如破竹。

  紂王開始愁眉不展,我冷冷地看著他。

  每天,他緊緊地摟著我,在我耳邊喃喃低語:“妲已,我要失去一切了,你,還會留在我身邊嗎?”

  我無言。

  他開始十分依賴我,每天寸步不離地守在我的身邊。

  有時候,他會神經質地突然摟住我,神情迷亂地說:“妲已,我們走吧,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安安靜靜地過下半生。”

  我依舊無言。

  隨即他又拼命地搖頭:“不可以,不可以走,我是一國之王,一國之主,我不可以放棄,為了你,我要守住我的一切。我要讓你過最好的生活。”

  我還是無言。

  戰況一天比一天緊急。

  文王姬昌傳位於其子姬發,是為武王。在武王的指揮下,大軍更是節節進逼,紂王的軍隊潰不成軍。

  終於,有探子來報,叛軍已經包圍了朝歌。

  那天早晨的陽光格外明媚,我換上最美麗的衣衫,化上最精致的妝,對著紂王淺淺的笑。紂王眼光迷離地看著我,低聲道:“你真美!”他的眼里,是由衷的贊嘆。

  我的心一痛。

  紂王把我緊緊地擁在懷中,吻我黑瀑般的長發,絲綢般光滑細致的肌膚。

  “答應我,來世,再做我的女人!”當紂王最后一次深深地進入我的身體時,我竟然發現我的眼里滿是淚水。

  最后一次激情過后是無言的相對。

  他撫著我滿是淚水桃花般的臉頰。

  門外傳來兵刃相交的聲音,一片嘈雜。

  一個滿身是血的士兵踉踉蹌蹌地跑進來,大聲叫道:“大王,快走,叛軍沖進來了。”

  紂王無言,剛毅的臉上竟全是柔情,深深地凝視著我。

  兵刃的聲音越來越近,已經到了殿外。

  就在武王姬發的軍隊沖入大殿的一剎那,紂王迅速把一把鋒利的短劍插入自己的胸膛。

  我只有傻呆呆地站著。

  紂王高大的身軀倒向我的懷中,我抱著他依舊火熱的身體,無力地坐倒在地上。

  “答應我,來世,還做我的女人,好嗎。”他的聲音幾近耳語。

  一片陰影籠罩了我,還有我懷中的紂王的屍體。是的,屍體!我還沒來得及回答他。

  是姬發哥哥,不,是武王姬發和他賢良的王后。

  武王看著我,眼睛里充滿凌厲。

  “我會帶來最美麗的大紅花轎和最美麗的鳳冠霞帔,到時候,你一定是世界上是美麗的新娘。”他的誓言猶在耳邊。

  他沒有帶來大紅花轎和鳳冠霞帔,他帶來的是他的王后,溫柔純潔的小師妹。

  而我,是人神共憤、千夫所指的妖姬。


  “妲已,只要推翻紂王,我就帶著你,找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快快樂樂地過下半輩子,好嗎?”他的承諾已隨風散去。

  他眼里的柔情早已消失,他帶來的只有軍隊。


  我站起來,含著淚如此嫵媚如此風情地一笑,風華絕代,滿室生輝。王后在我面前,就像牡丹面前的一棵小草。武王和他的將士盡皆目眩神迷。

  我俯身向紂王逐漸冷卻的身體,在他耳邊輕輕說道:“我答應你。”

  龐大空曠的宮殿中,只有我和武王面對面地站著。

  夕陽在下沉,黑暗開始籠罩整座宮殿。

  一縷月光從窗戶斜射進來,他手中的青鋒劍折射出冷冰冰的光芒。

  我微笑著向他伸出欺雪賽霜的柔荑,攤開手掌,栩栩如生的玉狐狸在月光中泛起比寶劍更冷的光芒。

  宮殿外,人聲鼎沸。人們高聲嚷著:“殺了妲已,殺了那個妖婦。”

  他的瞳孔忽然收縮了,我聽得到他的手因緊握而發出“咔咔”的骨節的響聲。

  我嫵媚的一笑,把玉狐狸高高拋起。雪白無暇的玉狐狸在空中劃出一道如此完美的弧線,“叮”地掉在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四分五裂。

  我溫柔地撲向他,用我雪白的脖頸迎上他手中的青鋒劍。透過山泉般冰涼的劍鋒,我感覺到他的手在顫抖。

  我妙曼的身體如一朵美艷的桃花,輕盈地飄落到地上,長長的濃發鋪散開來,蓋滿了他身邊的地面,散發著昔日的芬芳,依稀殘留著他陳年的吻痕。

  “鐺!”寶劍掉在了地上,發出悠然的長鳴聲。

  我微笑著盍上秋水般的美眸,長長的睫毛把我和他隔在了兩個世界。那一瞬間,我看見了,他的眼中,閃閃爍爍,那是,一滴眼淚。

  淚光映出的世界中,殷商已經完全覆滅了。那個夜夜笙歌、紙醉金迷的王朝已經煙消雲散。

  武王姬發走出大殿,威嚴的一揮手,聲若洪鐘道:“把這個妖姬抬下去。”

  我那曾經千嬌百媚、傾倒眾生的身體被裹在破布中拖走,長長的黑發一路拖散在地上,在雪地上劃出道道細痕。在最后的一瞬間,我看到,他眼角的那一滴淚已經消失了,高大的身影在高台之上顯得如此威武雄壯。

  天晴了,江山依舊,一個新的王朝轟轟烈烈地開始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Sex8.zone

GMT-5, 2022-7-5 16: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