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夜遊交友資訊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3581|回復: 0

禍端怨孽

[複製鏈接]

95

主題

5萬

金錢

0

威望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55517
發表於 2014-12-29 21:59: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她第一次喝醉,我把她放在床上,我不愛她,因為我知道最多一個月我就會把她拋棄,就像我對其她人一樣!其實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沒關係,我知道她已經無力反抗……她突然伸出手,笑著說:“你看我的指甲漂不漂亮?”我微微愣了一下,搖搖頭不理會她,繼續自己的動作。她閉上了眼,大概是知道一切都是徒勞了吧?後面照慣例發生了,醒來時已是第二天中午,她已經不在了,什麼的時候走的我不知道。我不帶任何情緒的笑了笑,這世上有真愛嗎?默然!
  兩天後的清晨,正在睡覺手機響了,我接起來,是我的朋友兼合作夥伴高建:“餵!楊聃!你在哪啊?上次你玩的那個女人自殺了!就死在咱酒吧門口,死前還用指甲在自己胸口劃出了你的名字,太殘忍了,你快來看看吧!”我徹底愣住了,怎麼會這樣?
  高建和我一樣,是大家口中的“花花公子”,每天遊手好閒,到處拈花惹草,後來我們想到了開酒吧,既可以賺錢,還能泡到美女,反正來酒吧的女人也不是什麼正經人,所以我們並不客氣。直到上個星期,酒吧來了一個女人,那身材臉蛋絕對是極品,但她卻不喝酒,只是一個人坐在那發呆。
  高建似乎看出了我要對她下手,便說:“這女人太奇怪了,說不定是什麼富豪大官的女兒,又或者是神經病,勸你還是別動得好。”我看不像,而且我喜歡追求刺激,當然不會放過這個獵物!我抬著酒過去搭訕,她不肯喝酒,但我還是一步步套出了她的心事。
  原來她並不是什麼富家千金,只是從小親緣冷淡,也沒什麼朋友,每天一個人在家,性格愈加孤僻、脾氣怪異更沒人願意接近她。可能是孤獨得太久了,她無法忍受,便出來來到這喧囂的地方,看燈紅酒綠。突然出現一個我這樣的人,對她關心,從來沒體會過溫暖的她冰冷的心想來是化了,我暗自得意。不過她那種超凡脫俗,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倒確實令我著迷。
  後來她走了,但我知道她一定還會再來,對付這樣不諳世事的女人我最拿手了。果不其然,第二天晚上她又來了,而且直接找到我。我對她虛情假意的關心安慰一番,她對我漸漸產生好感。下一個夜晚她來找我時,我按慣例把她灌醉了,後面的事也按慣例發生了,但我沒想到她居然這麼極端,會跑來我酒吧門口自殺,真特麼麻煩!
  到酒吧門口的時候,看見幾輛警車,幾個警察在抓住我的員工問話,酒吧也被隔離了起來,只是沒看見屍體。高建看見我,大聲喊道:“楊聃,你總算來了,快過來!”警察也馬上過來拉住我問話,我不耐煩的大吼:“你們什麼意思?不是查出是自殺嗎?難道還懷疑我?”那警察笑道:“出了人命可不是小事,這事出在你們酒吧,我們自然要把情況了解清楚,希望您能配合我們工作!”沒辦法,我被高建都被帶走問話了,問的無非就是那女人名字、聯繫方式、跟我們的關係等等毫無意義的問題,然後就把我們放出來了。
  我們打算再去酒吧看看,出了這樣的事,恐怕不能正常營業了,得想想辦法。
  回酒吧的路上,高建一直在喋喋不休:“到底怎麼回事啊?你以前不都是連哄帶騙嗎?怎麼這次這麼急?我都勸過你,你不聽,你看現在出事了怎麼辦?”
  我本來腦子亂得要炸了,被他一吵更煩,吼道:“事情都出了,能怎麼辦?又不是你害死她的,你怕什麼?”他不說話了。
  走到離酒吧不遠的地方,我似乎看見酒吧門口有一灘血跡,好像還有具屍體。血腥味隨著風鑽進我的鼻孔,然後是喉嚨。我心裡開始有種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那天晚上那女人問我她的指甲漂不漂亮的時候的感覺一樣,當時只是轉瞬即逝,我沒在意,現在感覺卻越來越強烈。那種感覺讓我的心很悶、很難受,或者說,很詭異……
  我顧不上許多,快步衝到酒吧門口,卻什麼都沒有,連血腥味也突然消失。那詭異的感覺也突然煙消雲散。
這時高建追了上來,氣喘噓噓的說:“你怎麼突然跑起來了?叫你也不答應,幹嘛呢這是?”
  我轉過頭去:“你叫我了嗎?我怎麼沒聽見?”高建瞪著我不說話。
  我繼續問:“對了,你剛看見這邊有血跡了嗎?還有很濃的血腥味,可是跑過來就消失了。”
  高建摸摸我的額頭:“你沒發燒吧?還是被嚇傻了?那女人是服毒自殺,哪來的血?”然後去開酒吧的門。
  我甩了甩腦袋:“可能是我看花眼了吧,壓力山大,我得休息休息,酒吧就交給你了。”說完沒等他回答便快步跑了,他還在罵罵咧咧的說著什麼我也沒聽清楚。
  我想我真的應該休息休息,但沒想到更離奇、更詭異的事也要隨之發生了。
  回到家,我想睡上一覺,但隱約看見我床上躺著個人,悄悄走近一看,居然……居然是那個女人!她就那樣直挺挺的躺在我床上,像睡著了一樣。可是臉上畫著濃濃的妝,蒼白的臉,兩邊面頰上各有一塊猩紅,嘴唇是鮮豔的血紅色,就像燒給死人的紙人一樣詭異。對了,她不就是死人嗎?這臉上的妝不就是死人妝?想到這裡我心跳驟然加速,那女人的屍體不是被警察帶走了嗎?這時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她是來找我報仇的!她要索我的命!”突然想起來要跑,可是腿腳已經不聽使喚了,我軟軟的癱在地下,閉上眼睛打算任命運宰割。
  過了半晌也沒有動靜,我慢慢睜開眼,那屍體依然靜靜的躺在床上。我膽子稍微大了一點,慢慢走過去。正在我打算仔細看看這具屍體的時候,她坐了起來,就像裝了彈簧一樣彈起來,嚇得我又跌坐在地下。這次我不敢閉眼了,我看見她睜開眼,兩道鮮紅的血瞬間從眼角滾下來!以前只在小說和電視裡看過這樣的場景,今天居然真真實實的看見了,我雖然還沒被嚇暈過去,但那種恐懼與絕望是難以言喻的!
  她慢慢抬起手,我看見了她長長的染得鮮紅的指甲,她幽幽的笑著問:“你看我的指甲漂不漂亮?”我忍不住打了個冷戰,她的表情、語氣跟那天晚上一模一樣,詭異!原來那天晚上她說那句話的時候就已經下定決心自殺了,而現在說這句話……
  她咯咯的笑著:“楊聃,我是真的愛你的呢!可惜你只愛我的身體,現在我的身體來了,讓我們在一起吧!”她的身體堅硬的向我爬過來,現在我想閉眼也閉不上了,全身無法動彈,像被她吸乾靈魂一樣。但我還有意識,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扒開我的衣服,用指甲在我胸口深深的劃著。第一次感受到這樣撕心裂肺的痛,她曾經也是感受著這樣的痛吧?整整十分鐘,伴隨著火辣辣的疼痛,我看清了她在我胸口劃出的痕跡:“胡月”!我終於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自殺前在胸口刻上了我的名字,現在又把她的名字刻在我胸口。有一種愛真能讓人變得如此瘋狂 ​​嗎?
  我錯了!這一刻我不再害怕,我唯一想的是:如果能給我重生,我絕不會再玩弄別人的感情!可惜不給我多想的時間,她長長的指甲就已經刺入我的喉嚨,我想說話,但喉嚨只發出咕嚕嚕的聲音,血流了一地,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秒,我看見她笑了!
  ……
  胡月的屍體失蹤,警方最後找到了高建,但高建說和楊聃失去聯繫好幾天了,警方強行撬開他的家門,看見了驚人的一幕!胡月和楊聃兩具屍體糾纏在一起,地上的血跡乾枯變成了黑色,不論是從表面看還是經法醫驗證,都指明胡月是殺死楊聃的兇手,可在楊聃死之前她已經自殺了,這是確認無誤的!許多有名的專家、法警都在調查研究,為的只不過是想用科學來解釋這一起事件。但當他們正絞盡腦汁的想合理的解釋的時候,不知道胡月和楊聃正漂浮在他們頭頂笑著!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Sex8.zone

GMT-5, 2022-7-5 16: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