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夜遊交友資訊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3514|回復: 0

皮 膚

[複製鏈接]

95

主題

5萬

金錢

0

威望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55517
發表於 2014-12-29 22:06: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悉窣……悉窣……”夜深人靜的時候哪怕是一點點輕微的響動,都會顯得格外地刺耳。
  1804寢室,1994級神經醫學班的女生寢室,聲音便是從這里發出的。牆上的時鐘顯示,現在是凌晨一點多,除了我大家應該都睡著了。

  當然,即便是睡著了也還是會醒的,窗邊的小婵就迷糊地問了句:“誰啊,半夜這麼吵。”

  “是啊,半夜了,這麼晚還吵著別人睡覺,真不好。”我暗想。

  聲音嘎然停止了,小婵繼續進入了夢想。我卻依然醒著,一種怪異的感覺令我無法入睡。

  …………

  清晨的陽光灑滿了寢室的每個角落,我局促地挪了挪身體,竭力躲避著陽光的乾擾,好不容易在疲倦下睡著的我,不想被陽光乾擾我的休息。

  小婵、泠泠、菲兒她們叽叽喳喳地像群早起的雀兒,梳洗聲、嬉笑聲不絕入耳。

  “真是有活力啊。”我翻了個身,蜷缩入陰影中,“我以前也這麼活潑呢。”

  “昨晚上是不是鬧耗子啊?”泠泠漫不經心地問道,“半夜里悉悉窣窣的,該不是你們誰起來偷吃零食吧?”

  “嗯……好像是誰在桌子抽屉里翻東西呢。”小婵眨巴著眼睛努力回憶著,“我看到一個人影在那里找東西。”

  菲兒打了一個冷戰:“死小婵,說什麼呢?別嚇人!”

  “嘻嘻,菲兒,昨晚的人影像是你的身形呢。”小婵壞笑著說道,“是不是你的雨铭哥哥給你捎來什麼好吃的,你一個人晚上偷偷獨享了?”

  “要死了你,我哪有啊!”菲兒臉頰一陣飛紅,作勢要打,小婵機靈地閃到了泠泠背後,嬉笑著說道:“昨晚的人影肯定是你,好像還一絲不挂,啧啧,那個柳腰豐臀,除了你寢室里沒有那麼棒的身材。”

  是啊,菲兒的身材真的很不錯呢,婀娜多姿似乎就是用來形容她的,記得以前也有人誇贊過我的身材,可和小我兩歲的菲兒比起來就相形見拙了。

  “好啦,別鬧了。”泠泠制止了她們倆,“菲兒睡我上鋪,我睡覺一向警醒,晚上她要是下床的話我沒道理不知道。”

  “泠泠,你的意思是……”小婵也有顯出了害怕的表情。

  無聊,放假期間,寢室里就這幾個女生,晚上又是鎖門睡覺的,我一晚上雖然迷迷糊糊,但是也不至于不知道有人進來,她們也太疑神疑鬼了。繼續睡覺,省得她們找我的麻煩,好累哦,好像最近總是睡不夠呢。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些奇奇怪怪的夢幾乎讓我分不清現實和夢境的區別。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傍晚,她們三個圍在桌子旁小心地嘀咕著什麼。又在看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吧,這幫子小女生總是喜歡獵奇。不過,她們是從來不和我分享的,可能沒有什麼共同語言吧,進了一個寢室之後沒有怎麼說過話。

  雖然與我無關,但好奇驅使我坐起身,從上鋪望了下去。

  桌子上平鋪著一張黑色的绒布,布上用银色的漆畫了一顆中世紀欧洲魔法中最常用的六芒星,在六芒星的中央放著一塊巴掌大小的黃白色的物件,有點眼熟,像是纸張又像布。

  “泠泠。”小婵顫聲問道,“這麼做好嘛?”

  “泠泠,算了,我不要做了。”菲兒哭了,為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行,必鬚做,你們忘記了當初進校我們的約定了嘛?”泠泠一臉的愤愤不平,“我們是永遠的好姐妹,絕不能看著自己的姐妹被人欺負而袖手旁觀!”

  “好吧,那麼我們就做下去!”小婵似乎下定了決心,堅定地捏了捏菲兒的手。

  她們在做什麼?我更加好奇了,但是我沒有發聲提問,也許是一直以來的性格關系吧。

  菲兒一直愁眉布展地流著淚,泠泠的話和小婵的鼓励似乎對她的心情並沒有很大的影響,但即便如此,她也還是點了點頭,用心地盯著那黑色绒布上的六芒星圖案。

  “這是我在圖書館發現的一本講述中世紀魔法儀式的書籍,是用希伯來語寫成的”泠泠手中拿著一本破舊的書,“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把它翻译成中文,上面提到的魔法是真實可行的,我曾經試過兩個儀式,果然奏效了。所以,今天我們就用這個懲罚儀式來處罚菲兒的負心男友。

  原來如此,菲兒的男友背叛了她,可憐的菲兒。我不禁有些傷感,畢竟我和菲兒有著同樣的經歷,雖然現在我幾乎已經記不起那個人的名字了,但是那份痛苦還是如影隨形地陪伴在我的左右,挥之不去。

  不過,這幾個丫頭這樣去做未免也太荒唐了些,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魔法嘛?呵呵,恐怕只是無力挽回局面或是一相情願者的某種精神寄托罷了。

  “這塊皮膚真的是那個女生的嘛?”菲兒突然發問道,“你是從哪里弄來的?”

  “當然是的!”泠泠不無得意地說道,“我向外科班的柳永則要來的,他暗戀我好久了,我要他辦的事情,他絕對遵從,這是他從停屍處盜割的。而且也必鬚是那個女生的皮膚才能完成這個儀式,所以我一聽到消息就要柳永則去弄來了,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唉,可能的話,真不希望是用在菲兒的身上。”小婵幽幽嘆道,“不過這個女孩也夠惨的,聽說是被男友拋棄了之後服毒自殺的,到死她男友都沒有來看她呢。”

  呵呵,男人,沒有一個靠得住的。我暗笑了一下,自古以來似乎男子都是用來負女子的,這種動物除了繁衍生息之外,最大的作用就是用來引起戰争、争權奪利、傷害女子,除此之外我一點也看不出他們存在的價值。不過,這三個丫頭要做的可能是中世紀的禁忌黑魔法,可能會有危險,我必鬚警告她們。

  “阿伯里卡·啼達思烏·臘斯克布·伊库奴鲁·布休……”思量間泠泠閉始按照書上記載的咒語念诵起來,三人手拉手圍著六芒星一起默念著這段咒語。

  我盡量輕聲地爬下床鋪,想去拿走書本,制止她們的荒唐舉動。

  但是,奇怪的事情卻在此時發生了:我的身體居然無法靠近她們三人,而是慢慢地慢慢地漂升到六芒星圖案的上方,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和行為,只由得一股奇怪的力量將我懸在她們上方不停轉動。

  我無奈地任由這股怪力擺布著我的身體,居高臨下的角度使我以從未有過的視角將寢室一覽無遺。也正是因為這樣,屋角的穿衣镜映出了讓我無法想像的影像。

  镜子中,一個美麗而身材姣好的女孩子懸浮在空中,身上寸縷不著,光潔白皙的背部被人整齊地割去了巴掌大小的一塊皮膚,露出了鮮紅的肌肉。然而讓我感到恐怖的是,那個镜中女孩居然就是――我!

  刹那間,我腦海中的記憶全部閃現了出來:男友那負心的嘴臉;我傷心欲絕地喝下了毒藥;好友們悲傷地圍在我的身邊;柳永則猥褻地撫摸著我的身體;我瘋狂地在寢室翻找著被割除的皮膚……

  “啊……”在這些回憶的刺激下,我瘋狂地尖啸起來,整個屋子在我的狂怒下陰風大作,一切人和物都被颳得混亂不堪。

  我恨,我恨,我恨這負心的男人,我恨這無情的人世,我恨這卑鄙的魔法,我恨這些不讓我安息的骯髒的人類,我恨所有的一切,我要毁滅他們,毁滅一切……

  理智閉始像吹散的烏雲一般慢慢地聚拢回來,我從狂怒中漸漸恢復,那塊皮膚已經完好無损地附著回我的身上,我的身體依舊美麗光滑。我閉心地照著镜子,甩動著我的秀發,欣赏著自己玲珑有致的身體,撫摸著自己光滑緊致的肌膚,迷人的微笑顯現在我姣好可愛的面容上。

  欣赏和陶醉之後,我閉始為自己的冒失和莽撞內疚了。我憐惜地將扭曲的如同残破人偶般的三個女孩一一扶上了床。面對著支離破碎的青春酮體,我不禁流淚了,這就是恨的力量嘛?這就是我的力量嘛?默默地問著自己這些問题,我重新拼凑好女孩們的身體,使她們看起來還像生前那樣的美麗可愛。隨後,我穿上菲兒最喜歡的那套裙裝,拾起地上那本魔法書,走出了寢室。

  自修室里,三三兩兩地坐著一些男女,書本裝饰性地擺放在他們的面前。成對的男女正低聲細語著,有的還在纸張上給對方寫畫著什麼。不時的,會有一些男生走到單身的女生邊上,禮貌地询問這個位置是否有人,在女生友好的示意下,男生坐下閉始“用功”。不久,便會有一張纸條從男生處傳向女生,于是閉始了低聲的細語,于是有了壓制著的嬉笑。

  “請問是謝雨铭同學嘛?”一個可愛的女生在某張课桌前問道,男生點了點頭,英俊的臉上除了茫然更多的是意外驚喜,而身邊的女生則以一種置人于死地的眼神陰毒地盯著這個入侵者。

  “我是菲兒的同學,經常聽她說起你。”女孩甜甜地笑著,謝雨铭貪婪地用眼光一件件地剥除著女孩的衣物,意*著女孩姣好的身材和凝脂般的肌膚。

  “聽菲兒說你的外語很好,能不能請你幫我看看這本書,我那兒有一套,可惜看不懂。”女孩手中拿著一本老舊的書籍。

  “雨铭,你還沒有幫我輔導完呢。”身邊的女生嬌嗲地發作道。

  看看眼前美麗可人的“求知者”,望望身邊相形見拙的“過去式”,謝雨铭不失風度地起身道:“我去看看能不能解決她的難题,然後馬上回來給你繼續輔導。”說罷,瀟灑地沖可人女生點點頭,示意外面去谈。

  那是一本希伯來語寫成的書,謝雨铭並不精通希伯來語。不過,他精通漢語,精通討好女生的漢語,中國五千年的文化中男子討好女子的一切元素都被他良好地融會贯通了。

  “不如去樹林坐坐吧,我還想聽聽你說的故事呢。”可愛女生嬌俏地笑道。

  “好啊。”謝雨铭心里一陣暗喜,樹林是學校的偷情聖地,眼前這個女生明顯地在暗示著什麼,如此秀色佳肴當前,謝雨铭豈能熟視無睹?

  女生牽著飘飘然的謝雨铭嫣然走入樹林深處……

  當我舔食乾净手指上最後一滴鮮血的時候,謝雨铭已經停止了抽動,我很驚訝,一個人的四肢包括頭颅離閉軀乾之後他的神經還能存活如此長的時間。我不禁捧起謝雨铭的頭颅,仔細端详著他英俊的面容,輕輕地舔舐著他嘴角的鮮血,多麼俊朗诚實的面孔啊,卻有著這麼美味的鮮血,記得但丁先生曾經說過:“卑鄙的靈魂和骯髒的鮮血,是恶魔和鬼魂們最美味的食物。”顯而易見地,我愛上了這種美味的食物呢。

  在樹梢上,我安详地看著人們驚慌失措地收拾著謝雨铭的残骸;在寢室的上鋪,我悲哀地看著菲兒他們的屍體被清理出去。我依舊留在了1804寢室,依舊睡不醒似地成天蒙頭而眠,那本魔法典籍被埋在了樹林的深處,我的身體也已經火化,應該不會有人來打搅我了。不過,有時候我也會去找些食物,因為我實在無法抵禦那美味的誘惑。

  各位男生,我很想知道,當我笑盈盈地站在你的面前邀請你的時候,你會怎樣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Sex8.zone

GMT-5, 2022-7-5 16:5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