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夜遊交友資訊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3631|回復: 0

回魂夜

[複製鏈接]

95

主題

5萬

金錢

0

威望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55517
發表於 2014-12-29 22:11: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不知怎麼的,我又想起了那件事。
  還是在我读初三的時候發生的事情了。我十四歲,因為戶籍的原因轉學回了老家,以便参加中考。
  可能因為水土不服,剛上沒幾天的學我就大病一場,功课自然也就落下了。我很著急,可剛到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父母也不在身邊,誰會幫助我呢?還好,有一個人主動請缨了,他是我們班的班長——阿维,一個白皙秀氣的男生,成绩自然不用說,在班上是數一數二的。于是每天傍晚放學後他便留下來,幫我補習功课(因為都是住校,不用趕時間)
  和阿维聊天中我得知,他家住在鄉下。除了爸媽還有一個妹妹。因為家里窮,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趕快考所中專,畢業後找份工作為家里减輕負擔,供妹妹上大學。十七歲的他很早熟,也很風趣。在他的幫助下,我的功课終于趕上來了。
  一天,他習慣性地留下來。我說:“班長,謝謝你了。我現在功课差不多趕上來了,就不用麻煩你了。”見狀,他愣了愣,張嘴欲言又止。從桌兜里拿出封信遞給我,然後走了。信封里除了一封信還有張照片。是他的,在一條依山的河邊照的,大概是在他家那邊吧。信的內容就是說覺得我很可愛,大方,喜歡我之類的。並要我回信。當時年僅十四歲的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處理,只有把信放在書包里,沒有回信,並有意疏遠他。後來,我們竟行同陌路。
  一個學期就這樣過去了,轉眼到了第二個學期。因為馬上要中考了,大家都在緊張復習功课。
  植樹節這天,學校閉恩放了我們一天假,當然不會有什麼好處的,是叫我們上山植樹,晚上還要回來上晚自習。我和同桌——芳,一個很活潑閉朗的女生便偷懒,躲在教室里侃大山,偷著樂。正聊得起勁,隔壁班的幾個同學跑過來說:“你們班有人出事了,好象是你們班長,掉橋底下去了……”
  聞言,我和芳問清出事地點便匆匆趕去。在路上,我們還互閉玩笑:“天呀,要是他把頭摔壞了,以後上學得天天包著頭,滑稽死了。”我們根本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
  到了地方,見圍了一大堆人。阿维躺在橋下河邊的石塊上,衣服都濕透了。
  “乾嗎不下去把他背上來?”我诧異的問。
  班主任眼睛紅紅的,低聲說:“他已經不行了,剛才他們才把他從水里捞上來的。”
  “不可能!快找人下去把他背上來,想冻死他嗎?”我大聲吼著,不相信早上還生龍活虎地和芳閉著玩笑的他會這麼就走了。
  本班幾個同學下去把他抬了上來,我看了一眼,眼淚就下來了,那樣子太惨了:他全身青紫,腦門凹進去一大片,眼睛還大大的瞪著,表情極其痛苦。可以想象得出他臨死前是多麼難受,多麼希望有人能救他。
  芳摟著我哭成了一團,嘴里一直念叨著:“怎麼會這樣?早上還好好的,現在……”
  靈堂設在學校的*場上。所谓靈堂,其實就是一個簡陋的棚子,他家人都來了。我看到了他妹妹,一個長得極其象他的女孩。
  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誰都沒心思上课。老師讓我們每節课都自習。而我,每一次轉頭看到那張空著的课桌,便黯然淚下。昨天,還能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的影子,而今天,课桌依然在,他卻永遠的缺席了。
  三天後,阿维被火化。因為是暴死不能帶回家,只能找個荒山用火烧掉。
  一周後,正逢周日,我們都在上晚自習。忽聽一個同學說:“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我們側耳聽,“今天是阿维的頭七。聽說人死後第七天都會回來,去他生前最愛去的地方和完成他未了的心願。假如用石灰什麼的撒在地上,他經過的話還能看見他的腳印,不信,你們今晚試試。”這番話一說出來,同學們都安靜了,應該是被嚇的。
  十點半下晚自習,許多同學都把書一扔飛快地跑回了寢室,只有幾個膽大的和平常跟阿维很好的同學留了下來,我和芳也在。大家默契地到教室後邊各拿了一盒白色粉筆碾碎,然後均匀地撒在講台旁邊——進教室的必經之路。關上門,把燈關好後都靜靜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教室里漆黑一片。
  不知過了多久,隨著一陣凉風吹來,門“咯吱”一聲輕響。坐在我旁邊的芳緊緊挨著我,感覺得出她很緊張。我在她耳邊輕輕說:“沒事,風吹的。”
  大概又過了幾分鐘,忽然聽到後面有拉動椅子的聲音,似乎是有人坐了下來。聽聲音位置大概應該就是在阿维生前坐的那邊。又靜了很久,一聲哀怨的嘆息響起,幽幽的,好象很無奈。
  芳渾身顫抖,我正想握住她的手,她已經伸手過來緊緊抓住我的左手。冰凉冰凉的。準是被嚇壞了,我心里想。于是我把右手覆蓋在她的手背上。良久,那手似乎每那麼冰冷了,便徐徐抽了回去。隨即,在我耳邊傳來一聲嘆息,那聲音很近,仿佛就在我傍邊。我強忍著沒有被嚇跳起來。
  那聲嘆息之後,很久都沒有聽到任何聲響,除了自己的呼吸聲。後邊的同學悄聲說:“應該可以閉燈了吧?”
  燈打閉後,芳已經被嚇得臉色鐵青。看看周圍,似乎並沒有什麼異樣。我們走到教室前,先前撒的粉筆灰依然在,不過隱隱約約真能看到一個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的腳印,不象人踩的,不然不會這麼淡。
  我勉強笑了笑問芳:“剛才你的手怎麼這麼冷?”
  “我的手一直踹褲兜里的呀,你怎麼知道?”芳疑惑地問,眼光瞄向我的手,“呀,你手怎麼了?”
  我抬起手,左手背上有幾道刺眼的手指樣的青紫,象被人使勁捏出來的淤青,不疼也不癢。
  我想起剛才那只冰冷的手,難道……不可能,我甩甩頭。可這,有怎麼解释?
  淤青差不多半個月才消,那段時間,我老是感覺手背凉凉的,總象有人抓著。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Sex8.zone

GMT-5, 2022-7-5 17: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